365bet体育app刚刚更新: 〔重生之创业时代〕〔快穿:我只想死〕〔末世幼稚园攻略〕〔万界大妖〕〔万界至尊大媒人〕〔技能生成器〕〔龙血神帝〕〔幕后〕〔重生之都市天尊〕〔祖宗归来〕〔龙都兵王〕〔重返十七岁〕〔萌爹驾到〕〔穿越之大唐极品太〕〔龙影战神〕〔奥运天王〕〔大叔,轻轻吻〕〔无敌幸运帝〕〔天庭紧急电话〕〔午夜阴阳车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娱乐圈之老祖驾到 第230章
    “既然都是纸做的替身,那就都烧了吧。”月流音云淡风轻的说。

    “真的要烧了吗?会不会打草惊蛇?”连衣裙女子很担心。

    “打草惊蛇。”月流音跟着重复了一句,语气中带了一丝莫名的意味。

    说罢,她幽幽带笑的看着连衣裙女子。

    连衣裙女子在她的眼神之下,出现了明显的慌张,眼帘低垂,根本不敢直视月流音的眼神。

    “老祖,我们没有火,该如何烧?”封雷也察觉到了连衣裙女子的不对劲,默默的和她拉开了一定的距离,问道。

    “简单。”月流音轻轻笑着,“火儿,出来帮个忙。”

    下一秒,越来越像精致俊美的少年发展的火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说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和月流音相处久了,火儿的样子和月流音越发的相似,足足有五成像,而这另外的五成却是和谢则一模一样。

    叫不知道的人看了之不定,还以为我儿是月流音和谢则的亲生儿子。

    这不,封雷就误会了,看到火儿出现的时候,眼睛顿时瞪得跟个铜铃似的。

    有心想要问一句,难不成这个少年是老祖你和谢先生的孩子,但看了看周边所处的环境,封雷还是默默的把内心的好奇给压了下去。

    “这些是什么东西?古古怪怪的。”火儿好奇心比较重,出来后扯了扯他最近的那个假人的胳膊。

    谁料假人的胳膊似乎真的不够严实,一扯就断了,轻飘飘的掉在地上。

    与此同时,那个纸做的没有半点呼吸的假人,眼珠子动了动。

    “我们都先出去,这里面交给火儿就行了。”月流音抬脚向外面走去。

    连衣裙女子嘴巴张了张,有心想要说什么,但又被她给咽了回去。

    封雷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

    道不同,不相为谋。

    炽热的涅盘火从火儿的口中喷出,熊熊燃烧,转眼之间这间屋子就被烈火包围,烈火的火焰将半边的天空都映成了红色。

    同一时刻,那些在田里面耕地,屋子旁边闲聊,水井边折菜的村民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这个地方,然后放下了手中的东西,面无表情的向着这边而来。

    “你们疯了吗?你们居然把这些假人全部烧了,你们会激怒他们的,我们真的走不掉了,疯子,你们全都是一群疯子。”连衣裙女子怔怔的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没想到月流音他们居然敢真的烧了假人,顿时崩溃的大喊。

    月流音他们三个对于她的大叫大喊不为所动。

    火儿皱着小眉头,脸色不愉的看了他一眼,喝道:“闭嘴,要不然连你也烧了。”

    连衣裙女子瞬间哑然,站直了身体,踉踉跄跄的就往外面跑。

    然而不过一瞬间的时间,连衣裙女子才刚刚跑出这间屋子,外面就传来了一声尖叫。

    尖叫大概持续了一分钟的时间,然后外面就没有任何的声音。

    没过多久,重重的脚步声踏在地上,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把月流音他们几个紧紧的包围。

    月流音懒洋洋的抬了抬眼皮子,朝着周边看了一眼,那些个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村民,面无表情的包围了整个房子。

    村民当中走出了一个中年妇女,这是之前接待月流音谢则的那个女人。

    中年妇女声音寒冷:“你们谁烧了我们的身体。”

    “小爷我烧的。”火儿大步一跨,走了出来。

    “该死,通通都该死。”那些村民挥舞着手,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丝狰狞。

    “一群纸做的假人还敢在小爷面前嚣张,看小爷不把你们一个个的烧的连点灰都不剩。”火儿大怒,一口涅盘火喷出。

    离得最近的那几个假人,一时之间没有躲过,瞬间被烧的一点都不剩。

    剩下的假人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脸上多了几十张警惕,这些东西非人非鬼,本是纸做的假人,但因长时间待在这种阴气重的地方,渐渐的也有了些灵性,为那些鬼娃的驱使,制造出了一个看似平平静静和和乐乐的桃花源般的小山村。

    如今平静的表皮子被打破,露出了里面肮脏恐怖的一面。

    火儿呆在芥子空间里久了,一直展不开拳脚,这下子出来了,但是和个大杀器是大杀四方。

    那些个假人只是受阴气的浸染能跑能动,若是对上普通人尚有胜利的余地,可若是对上火儿那便是败的一塌糊涂。

    纸怕火,遇上火便会燃烧,而这些假人都是纸做的,对上的还是涅盘火之灵的火,无异于螳臂挡车,自找死路。

    最后一个假人燃烧在熊熊烈火之下后,一切看似的平静的下来。

    “老祖,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封雷恭敬的问。

    月流音抬头看了看天色,明媚的太阳不知在何时被乌云挡住了,天色渐渐的暗沉起来。

    “该出去了。”

    月流音举步走出了这间房子,出来之后,不过走了几十米的距离,之前还是阳光明媚的天气,却渐渐的变得阴沉昏暗了起来。

    天空中最后的一片白色被黑夜阻挡,仅仅是几个小时的时间,按时间推算,还是正中午的天色偏暗沉的和夜晚一样。

    “那些东西该出来了。”谢则站在月流音的身边说。

    “是该出来了,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我都有些无聊了。”月流音笑意嫣然。

    “那我们就快些出去。”谢则唇角微微一勾,身上一展,元一剑出现,凛冽的剑芒闪耀,划破长空,带来一次极致的白色。

    “姐姐,哥哥,这是要去哪里?”映着最后的一丝亮光,几十个孩童走了出来,为首的那个小孩脸色阴沉的盯着月流音的人。

    月流音勾唇一笑,点出了这些东西的身份:“由怨气而生,因怨所化,刚开始本尊还没有瞧出你们的身份,现在来看,原来不过是一个个的怨灵披着一具具人壳子。”

    那小孩阴沉的抬起头:“姐姐果然是好眼力,既然姐姐已经认出了我们来,那姐姐不如就留下来陪我们,昨天晚上捉迷藏的游戏还没有玩完,现在刚好可以继续了。”

    对此,月流音嗤笑:“可别叫本尊姐姐,真当自己顶着副小孩的壳子,就真的是小孩了,百八十年的怨灵了,装什么嫩。”

    小孩脸上的神色有些挂不住:“姐姐这是想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吗?”

    “何为敬酒?何为罚酒?本尊倒想都领教一番。”月流音纤长的手指一勾,噬魂鞭出现在她手上。

    小孩有些忌惮月流音手上拿着噬魂鞭,转头看下谢则和风雷二人:“两位哥哥怎么说?难道就任由姐姐这么胡作非为吗?”

    封雷不说话,默默的掏出自己的法器。

    谢则冷冰冰的看着这群东西,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找死。”

    火儿也跟着怒了:“什么鬼模鬼样的东西?想找月姐姐的麻烦,小爷非得教教你们怎么做人。”

    火儿飞身而上,涅盘火花成一条巨龙,张着狰狞的大口,要将这些孩童全部吞吃入腹。

    这些孩童比之前那些假人动作要更加的灵敏,速度也要更加的快捷,不为自然也是更加的高深,并没有全部葬身在火龙的口下,狼狈的向旁边一逃。

    为首的小孩眼中的忌惮更深,这时候总算不装嫩了:“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玩游戏的人。”月流音浅笑着的答。

    “不可能,守门人不可能让你们进来。”小孩根本不相信。

    “守门人?”月流音跟着重复了一句,“这个词倒是有些新鲜,那你不如就说说,我们为什么不能够进来?”

    小孩似乎察觉到了失言,立马闭紧了嘴巴。

    “真是可惜了,原本看你们披的这层壳子,模样还不错的份上,本尊还想给你们一个痛快,既然你们想要把守秘密,那本尊也只好动些不一样的手段。”月流音笑眼咪咪的说完,楼上噬魂鞭一扔,顷刻之间就捆住了大半部分的孩童。

    个别比较幸运逃跑了的,也没有逃过谢则的元一剑,剑芒带着极为强悍的破坏之力,那些孩童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迎面而上落得个魂飞魄散尸骨无存的下场,要么老实点的往后退,退入噬魂鞭里面。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所有的孩童都被抓到了一起。

    封雷又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法器,虽然早就听说了,月老祖和谢四爷都是一等一的大杀器,但没亲眼看见过,心中难免会有些疑惑,而今亲眼得见,他才惊觉这哪里是什么杀器,简直是核武器。

    这些个鬼娃也算是倒霉透顶,偏偏遇上了他们二人。

    月流音曾经吃过一次亏,李力辉体内被种下了印记,导致她话都没有问完,就被迫得魂飞魄散。

    而现在为了不让这些鬼娃同样的失去价值,月流音先将一个天罗地网给扔了进去,天罗地网之下可以隔绝一切的印记,术法,她不信了,这一次还不能够把幕后拉东西的真实身份给揪出来。

    “说吧,什么是守门人?这个游戏存在的目的又是什么?还有你们背后站着的又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月流音一年问了三个问题。

    被天罗地网罩住的那些孩童,闭紧的嘴巴不发一言。

    看了他们一瞬,月流音轻笑:“还挺有骨气的,希望接下来你们的骨气依然有这么硬。”

    说罢,月流音的手指弹了弹,几丝灵力打了进去。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原本还坚韧不拔,闭紧了嘴巴的那些怨灵,口中纷纷发出了惨烈的哀嚎。

    看得旁观者的封雷,都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有几分感同身受在。

    果然越漂亮的女人手段越毒。

    而实际上,月流音其实也没做什么,只是用那几丝灵力搭了一个小小的幻境,这些怨灵最爱做的事情,让他们以受害者的身份再一次经历一遍。

    这些怨灵存在于这一处异空间,以人肉为食,魂魄进修,凡是进来的那些参与游戏的人,几乎没有哪个能够逃脱他们的魔掌。

    而如今在月流音所搭建的那个环境当中,这些怨灵的身份变了个样,他们从捕食者变成了被捕食者。

    不是喜欢玩捉迷藏的游戏吗?那就痛痛快快的玩一番。

    煎炸烹炒,好好的体验一番,那些被他们活生生吃进肚子里的那些人的感受。

    很快的的那些个怨灵身上披着的人壳子,再也经受不住他们体内翻涌的怨气侵蚀,纷纷出现了腐烂败坏的迹象。

    短短几瞬的时间里,一股腐烂后的恶臭味传了出来。

    月流音举起手扇了扇,皱了皱这个鼻子。

    谢则取出了两个香囊,香囊里面散发着幽幽的清香,驱散了这股恶臭,她家香囊挂在了月流音的腰间。

    月流音把玩了一下腰间的香囊,笑问:“你怎么还会随身携带着这个东西?”

    “走的时候顺手拿的。”谢则淡淡的说了一句。

    月流音取下香囊,拿到鼻尖嗅了一下,是百里香的味道。

    百里香出自于百里花,花开可香百里,花谢之后,香味依旧残存。

    但百里花非常的罕见,都不细心的寻找过,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能够拿出装有百里香的香囊。

    月流音轻轻地笑了一下,没有揭穿,又将香囊挂回了腰间。

    而这短暂的插曲过后,天罗地网中的那些怨娃,终于支撑不住了,幻境结束之后,一个个的像霜打了的茄子,顿时就焉了。

    为首的那个小孩回答道:“守门人其实就是上面派下来的一个厉鬼,会挑选那些心中有**,胆子又不是很大的人,进来参与游戏。这个游戏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激发那些参与进来的人内心的恐惧,上面的人想要收集这些恐惧,但我们并不知道有什么用。设置这一切包括建立出这个异空间的那人,我们也不清楚他到底是谁?只是很久之前见过一次,那人也是个孩童样子,肩膀头上还站着五个更小的孩童模样的东西,我们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

    听完之后,月流音的眉头越皱越紧,半响又问:“这个异空间是什么时候建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传奇之超级法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叶飞张雨桐刘婷〕〔王者归来洛天〕〔重征娱乐圈:季先〕〔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万古主宰〕〔嗜血霸爱:爵少你〕〔兵王隐花都秦风〕〔西游之白莲妖圣〕〔明朝败家子〕〔长生归来当奶爸〕〔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