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app刚刚更新: 〔重生之创业时代〕〔快穿:我只想死〕〔末世幼稚园攻略〕〔万界大妖〕〔万界至尊大媒人〕〔技能生成器〕〔龙血神帝〕〔幕后〕〔重生之都市天尊〕〔祖宗归来〕〔龙都兵王〕〔重返十七岁〕〔萌爹驾到〕〔穿越之大唐极品太〕〔龙影战神〕〔奥运天王〕〔大叔,轻轻吻〕〔无敌幸运帝〕〔天庭紧急电话〕〔午夜阴阳车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娱乐圈之老祖驾到 第179章 不断有人死亡的游乐园
    “到此为止。”月流音纤长白皙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了两下,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若是埃瑞先生认为已经是到此为止,那我想也就没有今日这场鸿门宴了。”

    鸿门宴,宴无好宴,人无好人。

    “月小姐又何必把话说的这么难听,我这只是请月小姐上门做客而已。”艾瑞意味不明的笑道,“只要月小姐愿意帮我们一点小忙,一切都还是有可商量的余地。”

    “一点小忙。”月流音噗呵一声笑了,脸上的讽刺毫不掩饰,“你们这些蝙蝠还真是不知道客气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吸血鬼的真身是蝙蝠,但还真没有什么人会在吸血鬼的面前,指名道姓的点出他们的真身来。

    毕竟吸血鬼俊美优雅的外表,和真身的丑陋有些打不到一条杆子上。

    “那月小姐的意思是不愿意帮这个小忙呢?”艾瑞脸上的假笑一瞬间的消失,“想必月小姐也应该听说过你们z国人常说的两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和敬酒不吃吃罚酒。”

    “所以这是利诱不成改为威逼吗?”月流音脸上浅淡的笑容不变,坐姿优雅又带着股慵懒闲散,倚靠在椅子上,对于逐渐紧绷的气氛,仿若未觉。

    艾瑞的冷脸褪去,或许是认定了月流音她不答应也得答应,看似温和的嗓音之中,却带着一股压迫感,“月小姐是一个聪明人,而且还是一个聪明的美人,我素来有着怜香惜玉的心,就要看月小姐愿不愿意领情,若是月小姐不愿意的话,到时候闹得太难看,我这边动手一不小心伤到了月小姐,那可就太不应该了。”

    月流音眼帘微垂,恰到好处的遮掩了眼眸当中的嘲讽:“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艾瑞以为月流音的这句话是妥协了,颇有其事的说道:“我们只需要月小姐帮一点小忙,之前在尼古斯公爵的城堡当中,月小姐和我们吸血派闹得有些不愉快,既然现在大家已经化干戈为玉帛,还请月小姐帮助我们从血猎协会那边,救出我们被迫害的族人。”

    “既然你们都没有那个本事救出那些吸血鬼,你们又为什么认为我能够把他们救出来?”月流音脸上平淡,波澜不惊,口中的话就如同普通的询问一般。

    到了这个地步,艾瑞也无需再多做隐瞒:“我们听闻月小姐在前不久参加了国际玄术交流大会,和血猎协会那边相处的不错,只要月小姐愿意帮忙把那些人引出来,接下来的事我们这边自有安排。”

    说到底其实就是拿月流音当引子,月流音之前和吸血鬼猎人协会那边的一个领头叫查理的关系不错,因为尼古斯公爵的死,查理对她分外感激,吸血鬼猎人协会那边,对月流音颇为信任。

    只要是月流音出马,有很大的可能能够将协会当中重要的人给引出来,到那时候,吸血鬼猎人协会就是一盘散沙,只怕到那时候不仅像艾瑞说的那样只是将血族的人救出来,剩下的吸血鬼猎人协会的人全部会遭到灭绝人性的屠杀。

    到那时候,剩下的吸血鬼猎人协会的人,绝不会放过月流音,月流音对于那边来讲就是一个反叛者,臭名远扬,唯一能够走的路就是继续和吸血派合作。

    不过与其说是合作,不如说是当这些吸血鬼的奴隶,一颗指哪打哪的棋子。

    果然是一个打好的算盘,先是想要用散灵丹控制月流音,紧接着又想要借着月流音的身份来打击吸血鬼猎人协会那边,最后还能够得到一个实力不错的奴隶。

    月流音轻轻的勾唇笑了,她遇见过的人那么多,想要打她主意的自然也不在少数,但是像这么猖狂的还真是头一回。

    “你们想得挺好的,一箭三雕,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们,还以为是一群蠢货,不曾想三个臭皮匠加起来顶不过一个诸葛亮,但勉强还能够智商在线。”月流音冷声而笑,“可惜你们这么好的算盘,千不该万不该不敢打到我的身上来。”

    月流音沉声而起,脚下一点,转眼之间来到了艾瑞的身边,一手卡在了艾瑞的脖子上。

    艾瑞惊恐的睁大了眼,吸血鬼拥有的能力不同,而艾瑞正是当中以速度取胜者。

    但是在刚才月流音的动作之间,艾瑞根本来不及反应,如今更是完全的受制于人,这对他来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和耻辱,可与此同时,他心中一股恐惧也在慢慢的升起。

    “月小姐,有话好好说,现在何必大动干戈,我的一条命没有了就没有了,若是搭上了月小姐的一条命,那对月小姐来说可不是一件划算的事情。”艾瑞放低了语气,话语之中也在暗示着月流音,他的手上还有月底的软肋在。

    说是什么软肋,其实也不过是从封琴歌那里得到的散灵丹,下到了月流音喝的红酒当中。

    月流音面色不改,手上的力度却在慢慢的加重:“狂妄自大,自负愚蠢的蠢货,本尊见过不少,但像蠢到你这个地步的还真是罕见。一颗散林丹就想要本尊为你们所用,本尊还真是有些好奇,究竟是谁给你们的这么大的自信。和你们做交易的那个人,就没有告诉你们吗?我月流音若是会被一颗区区的散灵丹控制,那也走不到今天,一群没有脑子的蠢货,给别人当了棋子,还在洋洋得意。”

    艾瑞苍白俊美的脸上被憋成了青色,一双桃花眼,此刻也变成了血红色的竖瞳,嘴巴里的犬牙,再也控制不住的露了出来。

    之前还俊美优雅如同儒雅的绅士,如今已经成了一个丑陋的怪物。

    而在他的眼睛当中,表面的镇静之下,无边无际的恐惧还在不断的延伸。

    艾瑞这个人的确自负,狂傲又自大,在吸血派得了一个伯爵的位置,于同龄人而言,的确可称之为佼佼者。

    在得知了吸血派的元老尼古斯公爵,居然丧命于一个东方女人的手上之后,艾瑞第一个反应不是恐惧而是可笑。

    认为像尼古斯公爵这样的老人,已经完全的腐朽了,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

    他不认为是月流音的本事太大,而认为是尼古斯自己老的走不动,送上门去挨打。

    所以这一次他迫不及待的跑到月流音的面前,想要借着打败月流音证明他在吸血派的地位,却不知这样的行为,不过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

    极大的恐惧之中,渐渐的衍生出了恼怒,艾瑞的竖瞳带着血腥的光芒,尖锐的犬齿蠢蠢欲动:“月小姐,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又何必再装模作样呢,我寻求的不过是一个合作,同归于尽只会让他人得意,月小姐不会选择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吧!”

    艾瑞心中还是有着一点把握,散灵丹的作用强悍,哪怕月流音嘴巴上说的再怎么厉害,只要她身上的灵气散去,那时候就和一个普通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艾瑞以为他现在首要做的是拖延时间。

    月流音嗤道:“同归于尽,你哪来的脸把自己搬到和本尊同等的地位。”

    下一秒手上轻飘飘的一甩,体重绝对在一百五十斤往上走的艾瑞就如同不起眼的一颗小石子一般,打到了对面的墙壁上。

    对面的墙壁上挂着的是他自己的肖像图,在巨大的震动之下,他的肖像图从墙壁上掉了下来,刚刚好的砸在了艾瑞他的头上。

    吸血鬼的躯体不同于寻常人,一般的重击还是能够接受的,但被一个女人如此的奚落,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对于艾瑞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同时也完全把艾瑞给激怒了。

    “月流音,既然你不识好歹,那我就要要了你的命。”艾瑞仰天大吼了一声,双手一振,背上长出了一双巨大的黑色翅膀。

    艾瑞心中也隐隐约约猜到了月流音体内的力量的确不受散灵丹的控制,但此刻被愤怒蒙蔽了头脑,艾瑞顾及不到那么多,他只知道要把这个把他的面子丢在地上踩的东方女人,碎尸万段。

    月流音冷冰冰的瞟了一眼,这双翅膀大是挺大的,但还不如火鸡的翅膀烤着香,那也就没什么用了。

    外面天际已经渐渐有了微光,云开破晓划破了黑暗。

    很可惜,又浪费了一夜的时间,月流音心中只有一个感觉,幸好她是修行之人,不用像普通的明星一般注重保养,要不然这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顶着两个黑眼圈,那可太影响美观了。

    不过现在回去的话,还能睡一个回笼觉,所以还是速战速决的为好。

    而在这个时候,艾瑞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振着翅膀,朝月流音飞了过来,在他的手上出现了一种黑暗的力量,看起来甚是庞大,对于普通人而言,绝对是连一丝灰都不剩。

    这次艾瑞身为吸血鬼伯爵拼尽全力的一击。

    但这一击注定落空。

    月流音脚尖轻点,身子向后一展,恰似未若柳絮因风起,看似极慢的速度,却在转眼之间来到了艾瑞的身后。

    艾瑞只觉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种莫大的恐惧,带着不好的预感,将他完全的笼罩。

    下一刻一道突如而至的鞭子将他打在了地上,比他身体先落地的,是埃瑞那两双巨大的翅膀。

    艾瑞口中发出了一道凄厉的惨叫,他的翅膀被鞭子强行的撕扯断,血肉横飞当中,惨烈十分的伤口处还带着噬魂鞭的煞气,双重的痛楚加倍,那滋味要多好受就有多好受了。

    这一次艾瑞不是没有感觉到鞭子的到来,而是他的身体就像是被人钉在了原地一般,僵硬得根本动也动不了,可是艾瑞明白,并没有人对他施咒,这一切全是源自他自己内心的恐惧。

    艾瑞狼狈的在地上翻滚,赤红色的血液围绕着他的身体,不断的蔓延开。

    直到到了这一刻,艾瑞才真的有些明白,为何在吸血派当中,作为元老的尼古斯公爵,在这个东方女人的手上,竟走不过一招。

    只因对方的实力实在太过神秘莫测,就像是无形的鬼魅一般,根本抓不住对方的影子。

    在他脑海里思绪繁杂,不知是后悔多还是恐惧多的时候,一只脚踩在了他的胸膛上,将他的身体定在了原地。

    吸血鬼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他们的心脏,吸血鬼的心脏不会像人一样的跳动,但是他们的心脏处却有着他们所有力量的来源,一旦心脏受伤,他们身体的力量就会慢慢的消失,到最后完全的崩溃,消散于天地之间。

    而如今月流音的脚就是踩在了他的心脏上,艾瑞甚至能够感觉到一股逼人的冷气在他的心脏上盘旋,将他的心脏完全的拢入在了其中,在这种极端的恐惧之下,艾瑞甚至忘记了他翅膀被撕扯断的那种极度的痛苦,只能老实呆在原地,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增长。

    “本来本尊还没打算找你们算帐,结果你们自己这么迫不及待的冲了上来,不好好的给你们一份回礼,似乎都对不起你们这么迫不及待的一份心意。”月流音眉眼含笑,盈盈如绽放在枝头的春花一般,去看的艾瑞原本不会跳动的心脏,仿佛都在不断的发抖。

    “你想要做什么?你已经杀了一个尼古斯公爵,吸血派那么多血族因为你而遭殃,你若是敢对我下手,你必然会遭到整个血族的追杀。”艾瑞色厉内荏。

    在这个时候,艾瑞清晰的意识到,但是凭借着他自己的能力,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从月流音的手上逃脱的,现在唯一保住他小命的办法就是让月流音有所顾忌。

    但艾瑞还是小瞧了月流音。

    月老祖平生天不怕地不怕,最为厌恶的就是他人的威胁,若艾瑞不说这句话还好,指不定他还能够留下一个全尸,但现在他还是默默的祈祷吧,月老祖给他一个痛快,让他死得稍微轻松一点。

    “好一个血族的追杀,本尊是不是该说一声,我好怕哦!”最后一个语调月流音拉长了声音,清雅悦耳,如同黄鹂鸟一般的声音盘旋而上,她微微的低下了头,嘴边的笑容冷然逼人,“不如本尊再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让你发一个求救信号出去,最好是把你们血族所有的人都召唤了,本尊倒要想看看你们吸血派究竟有几分实力,也别以后再找本尊算账了,本尊这个人比较嫌麻烦,最好是一起上,一次性解决了,本尊还可以节约一些时间。”

    月老祖从不知道狂傲这两个字该怎么写,因为在她的字典中从来没有这两个字的存在。

    月流音有的不是狂傲,而是对自己的实力绝对的自信。

    到了现在,逼迫的这条路走不通,在强大的求生欲之下,艾瑞眼睛一亮想到了另一条路:“我们做一个交易,只要你愿意放了我,我就可以说出究竟是谁给我的散灵丹。”

    “交易?”月流音轻声的笑了,笑容潋滟妩媚,“本尊看起来很像一个好人吗?对于一个曾经敢打我主意的人,都可以因为一个简单的交易而放过。你也别说这些废话了,说多了浪费口水,你有那个交易的时间,还不如想想办法,怎样把你的救命信号给发出去。”

    “月流音,你别逼急了我们,你就算再强大你也是一个人,现在不是在你的地盘,我们就算动不了你,跟着你来的那个助理,我们也有十种百种办法,让他生不如死。”艾瑞已经恐怖到了极点,话脱口而出,根本没有经过大脑。

    在话说出口后,下一秒他就瞪大了眼,只因心脏处那股逼人的寒气,就像一把利剑一般将他的心脏捅穿,艾瑞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上的力量在慢慢的消失。

    地上躺着的这个一脸狼狈的,依稀可看见之前俊美样貌的男子,在慢慢的衰老下去。

    仅仅只在转眼之间,原本力量强大的青年吸血鬼,现在看来却如同奄奄一息的病人一般,只有一口气提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气。

    没有了体内力量作为支撑,吸血鬼实际上比普通人还要脆弱三分。

    艾瑞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落月流音身边的人来威胁她。

    不是说助理小林对于月流音来说有多么重要,两人之间只算得上是雇佣关系。

    月流音是一个性子淡漠的人,看上去性子随和,实际上要想在她的世界里留下足迹,几乎可称之为痴心妄想。

    但有一点,月流音却是一个泾渭分明的人,有什么仇,有什么怨,冲着她本人来,若是将其他无辜的人给牵扯了进来,那么那个人只会死得更惨。

    月流音原本也没打算再和这只蠢笨的吸血鬼继续说下去,甚至想要大发慈悲,给他一个痛快。

    而现在月流音决定还是不大发慈悲,走的痛快有什么意思,好不容易来这世间,走上一遭,哪怕作为吸血鬼,死的时候也应该轰轰烈烈,绝对要对死亡足够的深刻明确,这样若是幸运的话,有来世,才能够活得更聪明一点。

    月流音的脚从艾瑞的胸膛上收了回来。

    艾瑞不会认为月流音是一时大发好心想要放他离开,而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在一股力量的逼迫之下,艾瑞被迫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股逼人的凉气在他的背上冉冉升起,让他的背上瞬间寒毛耸立。

    月流音冷漠的最后撇了他一眼,手上一弹,一道灵光打在了艾瑞的额心之间。

    很快的,艾瑞就像是被肢解了一般,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身体像被摔到了地上的玻璃一样,粉碎开了。

    变成了漂浮在半空之中的点点碎片,每一个碎片都有着他自己的记忆。

    这一种才是真正的碎尸万段,那一种极致的痛苦,即使是见过很多世面的吸血鬼,在这一刻,狰狞的叫声都不曾停止过。

    别以为艾瑞到这个时候就已经死了,都说了月老祖不是一个好人,对于主动送上门招惹她的人而言,月流音那是比撒旦恶魔还要恐怖的存在。

    月流音手上轻轻的一挥,数之不尽的碎片一块接一块的,慢慢的消失。

    每当一块消失,就会传来埃瑞凄厉的叫声,因为这些碎片都是他的身体灵魂的一部分,消失一块碎片就相当于他死一次。

    无数次面临死亡的痛苦,无数次经历死亡的折磨,对于艾瑞来讲,这已经不是生不如死,而是死了还得死。

    看上去成千上万的碎片在慢慢的消失,惨叫声响彻云霄,以至于这座位于偏僻之处,荒凉的城堡,显得更加的阴森恐怖起来。

    也是,幸好这个地方足够的偏僻,周围没有其他的人家,不然其他的人还要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恐怖的案子。

    空气中漂浮着的碎片,在渐渐的减少,直到其中一块碎片漂浮在了月流音的面前。

    月流音指尖一点,抓住了这块碎片,这一块碎片记载的就是何人将散灵丹交到了艾瑞的手上。

    果不其然,碎片当中出现的那个人影,完全在月流音的意料之中。

    封琴歌。

    一个看上去单纯纯粹的女孩,却可以在转瞬间断掉一个人的胳膊,然后灭杀另一群人,这两件事都是月流音亲眼目睹,从一开始月流音就没有觉得封琴歌会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尤其是在后面于四合院相遇的时候,封琴歌身上的那一股属于言灵的气息,以及带着浅淡的血腥味,无疑是让月流音心中的猜想升到了最高点。

    但月流音唯独不解的是,她和封琴歌之间总共没有见过几面,封琴歌为何会对她有着那么大的怒气和怨气。

    这时候月流音还不知道,封家的这三兄妹都有着不同寻常的力量,而封琴歌的力量就是能够看透他人的未来。

    不管是艾瑞的自作主张,反正吸血派那边背后推波助澜,反正这一次吸血牌是彻底的惹毛了月流音。

    原本月流音还打算这一次到国外,就简简单单的拍一个戏就好,偏偏有人不想让她安静,那她只好如那些人的意。

    月流音同意了和吸血鬼当中的禁欲派,也就是里奥等人,还有吸血鬼猎人协会那边的合作,帮助这两边一同消灭吸血派。

    时间过去的很快,转眼之间就又要到新年了,月流音在国外的拍摄已经到了末尾的部分。

    而血族当中的吸血派势力一再的缩减,到最后几大元老全部消散,剩下的要么是归入了禁欲派的阵营,要么从此消失,总之吸血派自此以往不复存在。

    国外的工作完全的结束了之后,月流音原本打算在过年之前放一个长假,浏览一番国外的景色。

    可惜天不随人愿,在月流音想要休息的时候,又有事情找上门了。

    这一次上门的是特殊部门的部长谢希。

    在结束了和谢希的通话之后,岳月流音订了回国的机票,而飞机落地的地点不是经常而是和京城隔着千里之远的h市。

    h市是一所繁华之都,灯红酒绿之下渲染着异样奢靡的色彩。

    月流音下了飞机之后,直接赶往了h市西边一家新开的游乐园。

    这家游乐园刚刚开业,一个月不到,而现在却面临着关闭的风险。

    周边已经早早的就戒严了,不允许任何人擅自出入。

    究其原因,正是因为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接连发生的命案。

    游乐园本是游乐之所,可称之为快乐的天堂,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寻找乐趣。

    可现在原本属于快乐的天堂,却变成了肆意屠杀人命的地狱。

    月流音从电话中已经暂时性的了解到了发生了什么事,在一个月前,游乐园刚刚开业的时候,因为门票半价的活动,吸引了很多游客的到来。

    人山人海,热闹纷呈,可是很快的一声尖叫,打破了这份热闹。

    有人死了,死在鬼屋那边,原因有些荒谬,有些可笑,似乎也有些情有可原,因为这人胆子比较小,是被鬼屋当中逼真的情景给吓死的。

    早在游乐园开业之前就已经说过,鬼屋是游乐园的特色,里面非常的恐怖,凡是进去的,一定要心中有所掂量。

    现在人吓死了,游乐园这边再怎么有道理,出于人道主义,也要给予一定的赔偿。

    原本刚刚开业的气氛也大受打击,主事的人没有办法,之后将鬼屋当中比较恐惧的色彩减小了很多。

    后来又是一番大力的宣传,敲锣打鼓的运作,总算游乐园又迎来了第二次人群的高峰。

    可是在这一次又有人死了,死因同样是被吓死的,但这一次不是在鬼屋,而是在跳楼机。

    跳楼机确实比较考验勇气,有心脏病之类的绝不建议去坐。

    可是被吓死的这个人是一个非常健康的青年男子,而且胆子大得出奇,身边跟着的人都说,这个人因为和他们之间的一个打赌,敢一个人待在停尸房里三天三夜。

    如此人物怎么会被一个跳楼机给吓死?

    这难免就有些荒谬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很快有了警察的介入。

    可是不管警察怎么调查,这个人就是被吓死的,法医的鉴定报告上更是明确的写着这一个事实。

    没办法,最后只好结案。

    都说人有着一定的猎奇之心,换句话来说,也可称之为自己主动去找死。

    游乐园在短短几天之内连着发生了两起命案,大多数的人还是有些心惊胆战,不敢再往这里面跑了,但偏偏就是有人不信邪。

    一群探险活动的爱好者来了,非常兴奋的将游乐园所有的娱乐设施玩了一趟,到最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群人颇为不得意。

    临到要走的时候,在这群探险爱好者当中有一对情侣,小情侣自然是甜甜蜜蜜,相约着去坐了摩天轮。

    摩天轮,任谁也不会在那上面增加恐惧色彩。

    偏偏就是在摩天轮上,这对小群里出事了,男子直接被吓死,剩下的女子被活活的吓疯了,如今还在精神病医院呆着。

    摩天轮上发生了什么?居然会被吓死。

    活着的那个女子如今疯疯癫癫,不管什么人来问,都说不出一句正常的话。

    到了这时候已经不是荒谬,而是恐怖。

    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案子,又掀开了很多的风云。

    最终这件案子被交到了谢希他们的手上,游乐园也开始戒严。

    然而事情却依旧没有结束,被谢希他们把控着严严实实,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的游乐园,里面又出了命案,而这一次死的人居然还是游乐园的主事者。

    当初就是这个人出钱建造的游乐园,游乐园目前也是归属在这个人的名下。

    游乐园出事之后,这个人的胆子非常的小,恨不得离这里有多远算多远。

    平时就算谢希他们有什么话要问,那人也绝不踏进这里一步。

    但就这样的一个人,最终却死在了游乐园里面。

    先不说他究竟是怎么被吓死的,就说这么怕事的一个人,怎么会自己跑到了游乐园里面来,而他又是怎么躲过谢希他们布下的监控,进入到游乐园里面的。

    一切的一切都存在着一个又一个的谜团。

    从那个人死亡之后开始,平均每一天游乐园里面都会死亡一个人,甚至多的时候会达到两三个。

    不管谢希他们如何的布控,哪怕就是二十四小时不眨眼的盯着游乐园的各个监控以及各个入口,每天该死亡的人依旧会死亡。

    到目前为止,死亡的人数已经是二十往上走,这件事虽然被全力的压了下来,但是一天不解决,总有一天会闹到沸沸扬扬,引起民众的恐慌。

    谢希他们知道事情闹得这么大,必须得尽快的解决,受伤的调查力度也在不断的增强,而在他们的调查之下也确实得到了一些答案。

    游乐园里面有鬼魅作祟,精通招魂的玄门中人曾经招过被害死的那些人的魂魄,而那些人无一不是变作了厉鬼,盘旋在游乐园之内。

    每死一个人,厉鬼的数量就会增加。

    可最终作祟的鬼魅是谁,谢希他们却没有个答案,曾经他们怀疑过最开始死亡在鬼屋里的那个人,是不是他变成了厉鬼,不甘心才会导致接下来那些人的死亡。

    可是在那人的魂魄被招来之后,谢希他们却遗憾的得知,事情并非这样。

    那人也是被一个鬼魅给害死的,但那个鬼魅现在在什么地方,却无人知道。

    仿佛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操控着整个游乐园,不将那个隐藏着最深的鬼魅找出来,这件事就无法彻底的解决。

    玄门中人来了很多,最终大多是无功而返,还有的甚至带着伤离开,更有甚者,将命也留了下来。

    而死亡的玄门中人变成了鬼之后,结局也如那些普通人一般,无缘无故的成了厉鬼,在游乐园中行凶作恶。

    不管是谁踏了进去,都很难留下一条命出来。

    也是因此,谢希他们实在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最后求助到了月流音这里。

    只盼望这月流音这位玄门老祖,能够一举找到游乐园中,那个操控这一切的鬼魅。

    月流音到的时候,谢希等人依旧守在游乐园周边,甚至于现在他们都分了小队,不断的去游乐园里面巡视,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不间断。

    只盼望着不要再出现人命案。

    “月大师,你可算是来了。”谢希一双眼睛中布满了血丝,这是熬了几天几夜形成的,现在他是根本就睡不着。

    原本的谢希也是一个长相不错的俊美男子,虽说比不上谢则,但在普通人当中,也绝对可称之为上乘。

    而现在却胡子拉碴,眼眶通红,浓郁的黑眼圈之下,明显带着一股疲惫的色彩,就连那上乘的颜值都打了好几层的折扣。

    可见这段日子以来,他们这群人究竟有多忙碌,偏偏即使这么忙碌,也依旧无法将那个隐藏着极深的鬼魅给揪出来。

    那东西隐藏之深,可见非同一般。

    “我们现在就进去看看,我会尽快将那个鬼魅给揪出来,你们且放心。”月流音迈步跟在谢希的身边,一句话也没耽搁,就朝着游乐园里面走了进去。

    结果走在了半路上,迎面就撞上了,急忙朝着他们跑来的陆阳和晋轩。

    “是不是又发生案子了。”

    “老大,又有人死了。”

    谢希和陆阳基本上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谢希面色一变,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此时的天。

    阳光明媚,现在的时间正值大中午。

    又是晴天,又是正午时分,本该是阳气最重的时候。

    一般来说,鬼魅都不喜欢在这个时候出入,可却又有人死了。

    难不成那个鬼魅已经不再惧怕正午的阳光阳气,若是真的如此的话,那就代表着那个鬼魅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粗浅的来说,恐怕已经有了可以比拟鬼尊的实力。

    月流音跟随着谢希他们朝着死人的地方赶了过去。

    而这一次死亡的人不再是普通人,反倒是谢希他们内部的人。

    这一个人也是玄门当中的外门子弟,和陆阳是同样的身份,但本身的实力比陆阳还要高上一分。

    而现在这个人却眼睛瞪着很大,明显一副被吓死的模样,坐在旋转木马上。

    旋转木马原本是停运的,游乐园里所有的设施全部被关了电,可现在这个时候,旋转木马还在不断的旋转。

    天眼打开,月流音在四周仔细的看了看,并没有残存着的鬼气,而这个人的体内灵魂已经失踪。

    按理说,在死亡时间不长的时候,人死亡过后的灵魂会呆在尸体的旁边。

    更不要说,按照谢希他们之前的说法,那些死亡的人都会在当天晚上就变作厉鬼。

    便是死亡之前含着再大怨气的人,死亡过后也无法仅仅在一夜的时间内,就被转化成厉鬼。

    便是最快速的也是在头七那天。

    都说人鬼殊途,人鬼之间最根本的差距就在于他们身上的气息,人在死亡的那一刻,身上还会残存着一定得阳气,这股阳气会让他们跟随着他们的尸体,同时也会压抑他们属于鬼魅的力量。

    直到身体上的阳气完全的消失过后,阴气不断的积攒,又含着死亡之前的怨气,到达了一定程度,才会变成厉鬼。

    可这一个地方不寻常,明明死亡了那么多的人,却没有带着一丝的鬼气,而又有着才死亡一天就形成的厉鬼。

    没有鬼气,那些东西不出来。

    月流音朝着散发着明媚光芒的太阳看了一眼,或许是因为现在的时辰不对吧。

    “月大师,你可有看出什么?”

    闻言,月流音回道:“现在这个时候,游乐园里面没有丝毫的鬼气,简直比佛道地界还要干净。”

    “怎么可能?”谢希吃惊的睁大眼,“之前死亡了那么多人,那些人变成了厉鬼之后就是在这游乐园里面,难不成那些人的鬼魂全部被隐藏着的那个鬼魅给吞噬掉了。”

    谢希的猜测并不是没有道理,若是害死了那么多人的那个鬼魅,将被他害死的那些人的鬼魂转化成厉鬼之后,就是为了吞噬,让他自己的鬼力更加强大起来,从逻辑上来说,完全的说得通。

    若事实的真相真是如此,那么这一次的事情还要好解决一些。

    但月流音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事实并非如此。

    “应该不是被吞噬,我看是现在的时辰不对,那些东西不愿意出来。”对普通的鬼魅来说,晴天的正午,世间所含有的阳气,对他们的阴体是巨大的伤害,或许他们是有什么躲藏的地方。月流音算了下时间,又道:“等到晚上十二点我们再来。”

    “大师决定就好,只希望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不会再出人命。”谢希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

    听闻这话,月流音道:“我会在整个游乐园立下一个结界,寻常人绝对走不进去,里面的东西也跑不出来,你让你的人也退出游乐园。”

    没有人走得进去,那么自然不会出人命。

    若是还会出事,除非是隐藏着的那个鬼魅的道行比月流音还要高。

    而这个可能,便是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谢希心中一喜,这样自然再好不过。

    “我听说之前有一个生还者。”布好结界,又重新走出了游乐园之后,月流音问道。

    谢希回道:“确实有一个生还者,那是第三个死亡的那个男子的女朋友,算是幸运的捡了一条命回来,但整个人已经疯了。”

    “那她现在是在精神病医院?”既然看不到已经死去了的鬼魅,那就只好去找那个还残存着一口气的活人,不管是疯了还是没疯,总归是一条线索。

    “在h市第一精神病医院,我们现在就要过去吗?”谢希看向月流音。

    “对,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传奇之超级法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叶飞张雨桐刘婷〕〔王者归来洛天〕〔重征娱乐圈:季先〕〔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万古主宰〕〔嗜血霸爱:爵少你〕〔兵王隐花都秦风〕〔西游之白莲妖圣〕〔明朝败家子〕〔长生归来当奶爸〕〔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