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app刚刚更新: 〔重生之创业时代〕〔快穿:我只想死〕〔末世幼稚园攻略〕〔万界大妖〕〔万界至尊大媒人〕〔技能生成器〕〔龙血神帝〕〔幕后〕〔重生之都市天尊〕〔祖宗归来〕〔龙都兵王〕〔重返十七岁〕〔萌爹驾到〕〔穿越之大唐极品太〕〔龙影战神〕〔奥运天王〕〔大叔,轻轻吻〕〔无敌幸运帝〕〔天庭紧急电话〕〔午夜阴阳车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娱乐圈之老祖驾到 第173章
    这个声音一出,附在护工身上的那个厉鬼动作一顿,血腥的眼睛,警惕的朝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只见苏落的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苏落看见转眼之间来到她身边的月流音,这下子心里面才算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七上八下的一颗心的总算放回到了原处。

    “你是什么人?为何阻拦我的好事?”厉鬼声音冰冷僵硬的说。

    月流音冷眼看着眼前这只附在护工身上的厉鬼,在这厉鬼的身上带着杀孽,眉宇之间满含煞气,足可见这医院的故事是真的。

    “本尊是什么人?与你何干?”月流音手上出现一纸符篆,咻的一下打在了护工的身上。

    “啊!”

    一声阴冷的大叫过后,护工的身上被打出了一团黑色的影子。

    被鬼上身的护工眼珠子一翻,转眼就晕了过去。

    苏落紧紧的闭着嘴,眼睛瞪着圆鼓鼓的,眼前的这一切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便是连好莱坞大片都拍不出这么真实的画面。

    厉鬼被打出了原形,没有了人体的遮掩着,厉鬼的相貌完全的显示了出来,只见是一个血肉模糊,脸色狰狞的男子。

    这男子生前死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如今就是个什么样子。

    他是因为电梯出事故,从十五楼坠到一楼坠楼而亡,全身没有一点好的地方,血肉模糊,像是一团可以独立行走的烂肉,身上还带着浓郁的煞气和阴气,一团漆黑色当中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鬼影。

    厉鬼咆哮了一声:“你是玄门中的大师,来的刚好,有你这个多管闲事的玄门大师血肉的滋补,我一定能够更快的摆脱这里。”

    说罢,空旷的地下停车场卷起了一阵阴风,阴风呼啸而来,就如那龙卷风一般吹在了月流音和苏落的身上,几乎要把她们拔地而起。

    苏落只是一个普通人,哪怕有着护身符护体,也依旧被这阵阴风吹得寒毛直竖,身体止不住的发抖,本来就被这厉鬼吓得失了血色的脸色,更加的惨白了起来。

    月流音见此,对着苏落,手上一道灵光划下,就像是孙悟空给唐僧画的圈子,相同的给苏落也画了一个圈子,然后叮嘱道:“阿落,你就在这个圈子里面呆着,切记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出来。”

    这个圈子是月流音立下的结界,有月流音的灵力作为守护,那厉鬼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伤到苏落的一丝一毫。

    苏落呆在圈子中,立马就感觉到被阴风吹得浑身冰凉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回暖,忙点头如捣蒜一般:“流音,你放心,我一定就在圈子里面好好的呆着。”

    苏落此刻是要多听话就有多听话,绝不会像那自己找事的唐僧一般,去给妖魔鬼怪送人头。

    安抚好了苏落之后,月流音看向那厉鬼的目光,就像看一件死物。

    厉鬼魂体抖了一下,自从死亡之后,一直被怨气冲击的灵魂,难得多了一丝理智,发觉到他自己似乎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

    那厉鬼的心中有了短暂的犹豫,他这么一条鬼命来之不易,如今又修炼成了这个样子,在这所医院也是呼风唤雨,就算没有了苏落这个替死鬼,那也还有其他的。

    厉鬼有心想要退缩,本体化成一道黑影,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月流音冷冷的勾唇,红唇轻启,轻声的喊了一句:“火儿,让月姐姐看看你的本事。”

    芥子空间中最近修炼更上一层楼的火儿,猛的窜了出来。

    “月姐姐,火儿这就把这个小鬼给你捉来。”火儿兴奋的小身影一窜,转瞬之间挡在了那厉鬼的面前。

    “哪里来的小鬼?给我滚。”这厉鬼也是才死不久的新鬼,没那见识,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家伙正是他们这些阴邪鬼物的克星——涅盘火之灵。

    火儿自从被月流音带在身边后,看多了这些不识相的妖魔鬼怪,也不废话,口中喷出一道烈火。

    涅盘火朝着厉鬼呼啸而去,炽热的温度让那厉鬼不断的惨叫,厉鬼想要往着相反的方向逃跑,而不管他怎么跑,身上的涅盘火都紧紧的跟着他,不断的燃烧,甚至燃烧的越发剧烈。

    “大师饶命,大师饶命。”被涅盘火困住的厉鬼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求饶。

    “伤人性命,杀孽繁重,理应判魂飞魄散之刑。”月流音不是地府的阎王,但身为玄门老祖,对一个犯下了杀孽的厉鬼同样有着审判之权。

    厉鬼生前怎么说也读过几本书,魂飞魄散是什么意思?他还是明白的,一张鬼脸,吓得更加的狰狞,涕泗横流的求饶:“求大师饶我的一条鬼命,我也不想杀那些人,但是不杀那些人,我就要一直被困在这个地方,求大师看在我也是有苦衷的份上,饶了我一条命。”

    月流音眉宇之间微微一蹙,一声冷喝:“什么叫做你不杀那些人,就会被一直困在这里。你虽是这地方的地缚灵,却也是因为你心中放不下执念,不肯相信你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才会造成如今的结果。休要狡辩。”

    那被熊熊烈火包围着的厉鬼,口中的惨叫声和求饶声停顿了一瞬,血肉模糊的脸看起来有些可悲的样子,傻傻的问了一句:“是因为我自己吗?”

    厉鬼不断的摇头,似乎不敢置信:“大师,大师,我不是狡辩,是有人告诉我,我不杀人,我就一直会被困在这里,直到我魂飞魄散为止,不想杀人的,是那人蛊惑我。”

    月流音冷眼瞧了这厉鬼一眼,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喝问道:“你说的那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我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能感觉到那人身上的力量,非常的恐怖,我根本无法反抗。”厉鬼回忆起了他刚刚死亡的时候发生的事。

    因为电梯出事,他直接脑浆迸裂,粉身碎骨而亡,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变成了鬼,而且一直被困在他死亡之前的电梯当中。

    厉鬼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死亡了,但几乎每一天,当夜晚降临的时候,他都会重复他死亡的那一幕。

    直到这厉鬼遇上了一个人,在厉鬼的记忆当中,厉鬼也不知道那人具体是谁,看不清样子,就像是那人的模样,被一层模糊的面纱给隔了起来,唯独能感受到的,只有那人身上恐怖的气息,厉鬼几乎以为他要再次丧命在那人手上的时候,那人却告诉了他一句话。

    那人告诉厉鬼,厉鬼之所以被困在这里,是因为他是横死,死辰还没有到,必须得找几个替死鬼,然后才能够从电梯中走出去,不然等待厉鬼的就只会是魂飞魄散,这么一个结局。

    厉鬼害怕了,他已经死了一次,不愿意再接受魂飞魄散的另一次死亡。

    那人离开之后,电梯当中的阴气和怨气与日俱增,在怨气的滋养之下,厉鬼的鬼力越发的强大,最终害死了第一个人。

    在杀死第一个人之后,厉鬼明显的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力量又强大了一分,厉鬼尝到了甜头,自然就不愿意再收手,因此接二连三的不断有人丧命在厉鬼手中,直到如今,月流音的到来。

    月流音本以为这个厉鬼是因为是惨死不甘心所形成的,才会造成这么多人的丧命,但现在来看,倒像是有人恶意挑唆。

    若是不找出这厉鬼背后的那个人,只怕同样的事件会在不同的地方同样的上演。

    月流音冷道:“想要本尊饶了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贡献出你的记忆,让本尊搜魂。”

    搜魂本也是学门中的术法之一,属于比较很辣的那种。

    若是人被搜魂得到的结果轻则变成白痴,重则直接丧命。

    至于鬼怪被搜魂,轻则魂力减弱,必须得在地府休养生息个几十年或者上百年,重则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月流音一般不会使用这种术法,但对于一个手上沾染了杀孽的厉鬼,为了能够更快的找出教唆厉鬼的人,月流音自然也愿意选择更加快捷的办法。

    反正就算这个厉鬼老实交代,月流音饶了他一命,在地府的重刑之下,这厉鬼注定也要呆在地府当中受刑几百年。

    厉鬼变成鬼怪的这些日子以来也懂得了很多阴间的事,这搜魂就是其中一种。

    一听这两个字,厉鬼一下子就变成了苦瓜脸,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看起来越发的狰狞恐怖。

    “大师,你不是都说了,我若是如实交代,就饶了我一条命。”厉鬼抖的和塞子一样,哪还有之前压迫苏落的时候,那副得意的样子。

    月流音正色道:“本尊既然说了不会要你的命,自然会说到做到,便是搜魂,本尊也可保你平安,但你若是再耽搁本尊的时间,本尊就不敢担保你的结局会是个什么样子。”

    火儿也在一旁兴奋的上窜下跳的说:“月姐姐,和这小鬼废什么话,让我一口烧了他,看他如不如实交代。”

    火儿外在的样子和月流音有着几分相似之处,是一个看上去非常精致美好的小少年,但口中吐出的话,对这厉鬼而言,可就一点也不美好了。

    摆在他面前的只有这两条路,厉鬼别无选择,只能一脸苦瓜色的同意了下来。

    月流音身影一展,来到了厉鬼身边,手上一点,点在厉鬼的额心。

    没过多久,这厉鬼的口中不断发出狰狞的咆哮声,一张血肉模糊的鬼脸越发的扭曲。

    半响过后,月流音收回了手,手上一挥,凭空打开了一道黑色的大门。

    厉鬼只感觉到身上一轻,被一道力量推入了黑色的大门当中。

    漆黑色的大门之内出现了一条黑色的锁链,锁链缠在了厉鬼的身上,勾魂锁之下,自会带着厉鬼去阎王爷的面前受刑。

    阴风阵阵的地下停车场,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空气中的那股阴冷感,也在慢慢的消失。

    “流音,那个鬼怪是被解决了吗?”苏落一直震撼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乖觉得待在结界之内,直到厉鬼被拉入了黑色的大门。

    “已经结束了。”月流音挥手,去掉了苏落身上的结界,“阿落,等会儿你就回病房吧。”

    “我本来还说要出去散会儿步,谁知道我最近那么倒霉,又是遇车祸又是遇厉鬼的,看来接下来的日子我还是好好的待在病房内得了,总不至于还要撞上地震吧。”苏落有些沮丧的说。

    “那倒还不至于,我看你的面相是有些犯小人,不过主要的灾难都已经过了。”月流音轻笑道。

    “犯小人?”苏落眉头一蹙,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前几日警察来的时候说的调查情况。

    她出车祸就是有人在她的刹车上动了手脚,而今日的这一出还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推动。

    这么一想,苏落简直有些毛骨悚然了,总觉得除了待在月流音的身边,呆在哪个地方都不安全。

    “流音,那个想要我命的人,现在警察那边都还没找出他的下落,要不我直接出院得了,回你的四合院住,我现在除了和你在一起,那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苏落严重的怀疑,她这几日来是霉运当头,一个不留意,一条小命就会白白的赠送。

    “你不用这么胆战心惊,现在你已经躲过了两劫,事不过三,顶多还有最后一次劫难,有我在,不管是谁想要伤害你都不可能。”月老祖没有男友力,但是朋友力十足。

    苏落转动轮椅,小鸟依人待在月流音的身边,心有余悸的说道:“既然事不过三,那我不是还要遭一次劫难,要是叫我知道是哪个东西在背后害我,我非得拆碎了他的骨头熬汤喝。”

    苏落咬牙切齿,若是那人现在在她的面前,苏落非得上演一幕肉手分尸的血腥戏码。

    “也许我知道是谁。”月流音将她之前回公司的时候,遇见那个蒋经纪人的事说了,“那个蒋经纪人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你之前是不是和他有过过节?”

    苏落脸上扭曲了一瞬:“如果说是他的话,倒是有这个可能。那个蒋天豪就是一个贱人,人渣,只会在背地里用手段,明面上对谁都是一副是他亲兄弟亲姐妹的样子,看了就让人作呕。”

    “蒋天豪他以前追过我,不过我知道那人是什么德性,和手底下的女艺人纠缠不清,我自然是一口拒绝了他。结果没多久,公司里倒是传出了我的绯闻,说是我一直纠缠他不放,简直是好笑。就连我没遇见流音你之前,看见了一个不错的苗子,刚准备将那人签下的时候,也是这蒋天豪提前的从我手上把人夺了过去。”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培养出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出来,从那之后,我和蒋天豪之间的恩怨就结了下来,尤其是在公司里,我处处的压他一步,蒋天豪的心里面恐怕早就对我有着很大的怨气。”

    “但我倒没想到,这个贱人居然有那么大的胆子想要我的命。”

    苏落说到最后,手上狠狠捏着轮椅的扶手,连青筋都冒了出来。

    “既然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阿落,这件事你也要和警察那边好好的说说。”这种涉及到人命的案子,自然要交给警察叔叔解决。

    而另一边,那个背后唆使厉鬼的人,警察解决不了,月流音倒是想会会那个人。

    “等会儿我回了病房后就直接的报警,我倒要看看蒋天豪那个贱人能不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苏落愤愤的说。

    这时候被鬼上身有些损失元气的护工杨阿姨,也慢慢的转醒了过来。

    杨阿姨一睁眼发现自己居然在地下停车场内,身边还多了几个人,一时间脑子有些懵逼,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苏小姐,我们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

    苏落当然不可能把她被鬼上身的事说出来,嘴上搪塞了几句,就叫着杨阿姨将她推回病房了,现在她可没有什么出去散步的兴致。

    与此同时另一边,厉鬼被收,苏落依旧安然无恙的消息,很快被蒋经纪人以及跟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得知。

    “又失败了。”坐在阴影处看不清相貌,但是身姿有些单薄的人,轻声说了一句。

    “怎么会又失败?你不是说这一次一定会万无一失吗?你是不是在哄骗我?”蒋经纪人一脸暴躁的抓了抓头发,朝着阴影处坐着的那个人,没好气的说,“封琴歌,警察那边已经快查到我的头上来了,若是苏落还不死,我被警察抓走,你也别想逃得掉。”

    阴影处坐着的封琴歌走了出来,一张精致若天使一般的样貌,在此刻黑夜的映衬之下,竟多了几分如恶魔一般的魔魅的感觉。

    封琴歌冷漠的瞥了蒋天豪一眼,眼神之中不带丝毫的人气:“我说了会帮你解决苏落,就自然会帮你解决掉她。”

    蒋天豪在这眼神的眼神之下,不自觉的朝后退了一眼,咽了咽口水,之前还有些张扬的脸上变得谨慎了很多:“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车祸弄不死她,你弄出来的那个厉鬼也依旧要不了她的命,我倒想看看封小姐还有什么高超的法子。”

    说到最后,蒋天豪的语气当中又带了一丝嘲讽和怨气。

    虽然苏落一直压在他的头上,将天豪恨不得苏落去死,但蒋天豪这人的胆子不大,若不是封琴歌找上门,蒋天豪还不一定做得出这种要人命的事。

    蒋天豪这时候心里面都已经有些后悔了,尤其是前段时间刚刚被警察找出去问话,公司里面谁不知道蒋天豪和苏落之间有着化解不了的矛盾。

    苏落真的出了什么事,没有证据还好,若是有着一丝一毫的证据,警察那边是很容易查到他的身上。

    蒋天豪心中暗恨,若是警察真的找上门来了,他一定要把这个把他推入火坑的女人,一并的带入地狱。

    封琴歌脸上没什么表情,粉嫩色的唇瓣,勾着若有若无的弧度,看起来越发的纯粹天真,却也有些让蒋天豪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蒋天豪从来没有见过比封琴歌还会装的人,明明干的是杀人的事,偏偏从脸上看起来比谁都还要天真。

    但蒋天豪不知道的是,封琴歌从头到尾都没有装,封琴歌这个人天生就有这两面。

    徘徊在天使和恶魔的边缘。

    一方面可以不带任何嫌弃的对流浪狗喂食,给要饭的乞丐打赏,甚至于走在路上都可以扶老婆婆过马路。

    但另一面,封琴歌也可以毫不眨眼的要了一个人的命,也可以为了达到她的目的,在所不惜,哪怕多十几个人也无所谓,就像是医院电梯里的那个厉鬼一般。

    封琴歌为什么会唆使那个厉鬼,让他犯下那么多条人命,说到底不过是因为封琴歌早就看到了,苏落命中会有这一劫。

    蒋天豪一直认为是有封琴歌的驱使,他才会对苏落下手,实际上在他的心中,他早就巴不得苏落去死,这一遭或早或晚都会到来。

    而封琴歌想要做的就是斩掉月流音的一条臂膀,让月流音也尝一尝,失去身边朋友的那种痛苦的。

    但到底月流音没有让她得偿所愿。

    “蒋先生,苏小姐一直压在你的头上,肯定让你非常的不舒服吧。你这么一个有能力有实力的大男人,却被一个区区的小女子压在头上,明凰娱乐第一金牌经纪人的位置本该是你所有,就连月流音那个柏林影后也该是你带出来的,所有的荣誉都应该属于你,只要是杀了苏落,那些东西就全部会归你所有,你很盼望着这一切。”封琴歌幽幽的说道。

    被点出了心中所想,蒋天豪的脸上有些暗沉,带着一股极致的阴冷,明明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却比那个电梯里的厉鬼还要更加的阴森恐怖。

    “没错,我是确实想要得到这一切,封琴歌,只要你能够帮我,我也可以让你在娱乐圈越走越远,我们之间是互帮互利的,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只要船不沉,只要苏落一死,我们都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蒋天豪阴沉的说,“你不是一直认为月流音勾引你的哥哥封弦歌,只要月流音转到我的手上,我一定会让她和封弦歌之间没有丝毫的联系,保证的如你所愿。”

    正如封琴歌知道蒋天豪所想,在这段日子的相处以来,蒋天豪同样也有些清楚封琴歌为什么会帮助他对付苏落。

    “你倒是很清楚我的想法嘛!”被点出了心中想的是什么,封琴歌脸上的表情依旧不变,“好,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也一定会帮你解决掉苏落,但我有一个条件,我需要你帮一点小忙。”

    “什么忙?”蒋天豪也算是见识到了封琴歌的手段,迫不及待的说。

    “很简单的一点小事,就是向你借一样东西。”

    封琴歌精致的眉眼,越发的动人。

    ……

    月流音重新的回到了四合院,之前从厉鬼的记忆当中,月流音看到了那个说是厉鬼的人,但就像厉鬼讲的那样,看不清那人具体的样貌,应该是被那人刻意的阻挡。

    但是那人身上带着的气息,给了月流音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月流音可以确定她一定在什么时候见过那个人

    而月流音同样的相信,那个人不会就这么简单的善罢甘休,月流音对苏落说过事不过三,那人绝对还有一个手笔没有出。

    然而没过几天,月流音却收到了一个消息,那个针对苏落的蒋天豪,出车祸了,而且在车祸当中当场死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传奇之超级法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叶飞张雨桐刘婷〕〔王者归来洛天〕〔重征娱乐圈:季先〕〔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万古主宰〕〔嗜血霸爱:爵少你〕〔兵王隐花都秦风〕〔西游之白莲妖圣〕〔明朝败家子〕〔长生归来当奶爸〕〔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