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app刚刚更新: 〔重生之创业时代〕〔快穿:我只想死〕〔末世幼稚园攻略〕〔万界大妖〕〔万界至尊大媒人〕〔技能生成器〕〔龙血神帝〕〔幕后〕〔重生之都市天尊〕〔祖宗归来〕〔龙都兵王〕〔重返十七岁〕〔萌爹驾到〕〔穿越之大唐极品太〕〔龙影战神〕〔奥运天王〕〔大叔,轻轻吻〕〔无敌幸运帝〕〔天庭紧急电话〕〔午夜阴阳车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娱乐圈之老祖驾到 第158章 没有对的时间没有对的人
    在解决了莫宇睿也就是陆宏的事情之后,剧组在洋楼这边的拍摄也接近了尾期,剩下的这段时间里谭又微可算是高兴了很久,因为纠缠着她不放的莫宇睿彻底的没了踪影。

    谭又微心里面有些明白,莫宇睿的失踪应该是和月流音那天晚上找她调换房间的事有关。

    想通了这一点,谭又微简直是每天亦步亦趋的跟在月流音的身边,眼巴巴的带着感激的看着月流音,果然是有师傅的孩子有糖吃,谭小朋友又微心情飞升到了一个极高点。

    剧组在洋楼的拍摄结束之后,又重新的转移回了横店。

    而在回到横店后不久,月流音收到了一次约会的邀请,邀请方自然是谢则。

    听着对面呼吸声平常,竭力保持平静来约她吃饭的谢则,月流音的唇角微微勾了勾,然后点点头:“好啊。”

    “那今天下午六点,阿音,我来剧组接你。”这句话明显的语速快了一些,就好像是害怕月流音反悔一般。月流音忍不住的笑了笑,慵懒的笑声传进了谢则的耳朵里,电话对面的谢则瞬间的耳朵变得通红,一脸的痴汉笑容。

    也是幸好现在这位谢四爷的属下都不在,若不然的话绝对又会以为他们家四爷,是不是被哪里来的含春的野鬼给附身了。

    月流音听着对面不自觉之中已经加深了的呼吸声,眼眸当中的趣味也跟着越来越深。

    约会,这基本上算得上是月老祖活了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经历的事。

    不过,若是对方是那个严肃正经,经常瘫着一张面瘫脸,但是一对上她,就会耳朵会发红的谢则的话,想起来还真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

    好像在冥冥不觉当中,这一年多来,月流音发现她的生活中似乎已经插足了某个人的影子,尤其是在第十九层地狱的那场大战,那个自始至终将目光放在她身上,却不让她感觉到一丝厌烦,很多的事,很多的感情似乎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了结果。

    趁着年轻,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不也是现在的小年轻最喜欢做的事吗?

    月老祖撑着下巴,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个看起来像二八少女,虽说心里面装着一个老祖宗的小年轻啊。

    现在月老祖心情大好,忍不住的想要逗一逗对面那个人:“谢则,我怎么记得你选择的这家餐厅,是当地有名的情侣餐厅?”

    谢则的呼吸声一顿,眼中顿时出现了一种茫然无措,但很快的又平静了下来,在心脏怦怦跳的同时,口上竭力的保持平静的回答:“是吗,我就是听说那家餐厅的牛排做的格外的好吃,阿音,你已经答应了,我和我一起去吃饭,不会后悔的,对不对?”

    这般小心翼翼的试探,月流音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眼中多出了几丝的认真:“下午六点记得来准时的接我,过时不候。”

    听闻此言,谢则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一朵太阳花,还要灿烂的笑容,这时候哪还是那个被称为冷面冰山的四爷,任谁看了,也只能会以为这就是一个陷入情网当中的普通小伙子。

    “好。阿音,我一定来,一定早早的就来了。”

    听着对面语无伦次的声音,月流音轻声的笑了笑,“好了,现在我要去拍戏了。”

    听着电话里咚咚的挂掉了电话的声音,谢则依旧紧紧的握着手机,似乎从手机里面还能够感受到月琉音轻浅的呼吸声,以及比百灵鸟还要动听的笑声。

    月流音面色如常的进行接下来的拍戏,不过若是仔细的看,依旧可以看得出她向来平淡如水,冷漠而理智的眼眸当中,在今日多了一抹笑意,虽然浅淡,但足够深刻。

    以至于跟在她身边的助理小林,都忍不住朝着自家月姐看了一眼又一眼,最后没按耐住的问道:“月姐,今天是发生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吗?您整个人看起来比以前更漂亮了。”

    这话恭维的让人听了很舒服,月流音难免也是一个俗人,尤其是今日,所以也不吝啬的开口回答:“等会儿,有一个约会。”

    小林一下子傻眼了,约会是啥?

    下一秒她眼中又是怒火又是悲伤的,究竟是哪个兔崽子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拱了他们漂亮又美丽十足十女神范儿的月姐的,也不问问他们女神后宫的七千多万佳丽同不同意?

    小林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怎么就跟得月姐那么紧,都没有看见那个拱了大玉白菜的猪。

    在此刻小林还不知道,在她心里面已经经历过无数次诅咒的那一头拱的大玉白菜的猪,正是他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明凰娱乐背后的幕后boss,谢家的谢四爷。

    月流音勾唇,颇为有趣的看了看自家助理那一脸复杂的神色。

    很快的时间就到了下午,刚吃过午饭不久,剧组中就传来了一阵隐形的喧闹声,不知道是哪一个从外面刚进来的工作人员看到了剧组外面停靠着一辆,浑身上下写满了有钱的加长房车。

    这一进来就和其他的人谈论了起来,简直是谈的热火朝天。

    月流音无意当中听见了他们的话,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个感觉,在这些工作人员口中那个超级壕的大土豪,很可能就是那位据说要六点钟来接她去约会的人。

    提前到了不说,还引起这么大的轰动,月流音都真想说一句,不愧是谢四爷。

    果不其然,没多久的月流音就在导演的身边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影子,在剧组大多数女工作人员红着脸冒桃心的时候,月流音轻飘飘的转过头,只当做是没看到一般,反正是约了六点的时间,现在可还没到时间。

    导演也算得上是经历了圈子中一番风霜雨雪的大导了,在身边有一尊大佛的注视之下,还真有一种背上发凉的感觉,以至于今天的拍摄,要多卡就有多卡。

    谢则可是没有发现这一点,巴不得能在剧组当中呆久一些,谁叫剧组当中有他心心念念的人在。

    月流音在心里面叹了一口气,趁着没其他人注意的时候,给了他一个飞眼。

    谢则接受到这个眼神,心里面简直是冒开了花,压根儿没感觉到月流音心中的叹息,反而认为这是她给他的回应。

    月流音顿时被气笑,该精明的时候像木头,该木的时候又比谁都精明,直接拿出手机啪啪啪的打上一行字。

    谢则在接收到月流音发过来的短信之后,漠然的从导演身边起身,然后一步三回头的去了休息室,不过即使去了休息室,也依旧将休息室的大门裂开了一条缝,说什么目光都不愿意从月流音的身上撤走。

    谢大佬痴汉起来,那还有其他忠犬什么事?

    在谢则的紧迫盯人之下,今日剧组好歹是提前了一个小时收工,再拍下去,导演表示他的小心脏都有些受不了。

    收工之后,谢则立马马不停蹄的走到了月流音的身边,看着她卸妆,褪去了男装打扮时候的英气俊美,回归本来样貌的时候,月流音显得更加的绝美出尘,好像是画家泼洒而出的一幅水墨画,又好像是天边最亮丽的那抹云彩,美得出尘写意的同时又带着惊心动魄之感。

    “走吧,想来你也是等得够久的了。”月流音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谢则。

    谢则面瘫脸上不变,只有耳朵,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爬上了一抹红晕。不过即使如此,谢则依旧非常自然的接过了月流音手上的包,作为男友帮女友提包,那是理所应当的事,虽说他还没有上升到男友的位置,那也可以先尝试男友的劳动。

    看着这对相携而去的丽人,剧组大多数的人脸色都变了变,羡慕的有,嫉妒的有,但大多数的人也可算得上是聪明,这两人的身份不管是谁,都不是他们能够去外面乱嚼口舌的。

    助理小林咬着小手帕,眼巴巴的看着自家女神离开,对于这头姓谢的拱了大玉白菜的猪,那是敢怒不敢言。

    而作为导演,也总算是明白了,他今天的这场无妄之灾,究竟是来源于哪里?

    没办法,谁叫他这个反串的男一号,实在是美的太惹人爱。

    谢则决定第一次的约会,没有大功的同时,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所以在征询了很多人的意见之后,决定一板一眼的按照约会三大步骤来,吃饭、逛街、看电影。

    根据公司里的员工,还有他的那几个损友说,作为一个男朋友,最好的职责就是充当搬运工的时候,也要充当绝无二话的提款机。

    在本市最着名的情侣餐厅的包厢当中,吃完了晚餐之后,月流音笑看着谢则:“想必四爷接下来还有其他的安排吧!”

    跟随在他身边的人以及那些想要讨好他的人,有很多的人对他的称呼都是四爷,但谢则却从来没有觉得这两个字这么动听过。

    而即使如此,谢则也希望从月流音的口中吐出的是他的名字,而不是较为生疏的四爷。

    “阿音,我们之间从来不需要这么客气,我希望你永远都是叫我的名字。谢则,这个名字属于你。”谢则和月流音并肩而立的出了这间情侣餐厅的门,“阿音,丽人街那边出了很多新的款式,我可以充当免费的提款机。”

    月流音噗的一声笑了:“谢则,吃饭逛街那最后一样是不是去看电影?”

    被猜出了接下来的所想,谢则手上打开车门的动作,顿了一下:“阿音,一切都随你的心愿,你若是想去看电影的话,我们就去看电影,只是最近没有你的电影上线,这是我们之间唯一的遗憾。”

    月流音想了起来,在以前,每当她一部电影上线的时候,谢则都会约她去看一场电影,而在最近月流音忙着拍摄《围城》,之前的《后宫》是定在下一个月上映,最近也的确是没有她的电影上映。

    “逛街和看电影就不必了,这附近有一个公园,我们去公园逛一逛吧。”现在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与其去逛街和看电影,还不如去公园走一走,这个时辰的夏日,已经送来了一阵凉爽的清风,正适合悠悠闲闲的散步。

    “好。”谢则自然是一口的同意了下来。

    附近的这座公园比较小,来公园闲逛的都一般都是附近的居民,而在这个时候,大多数的人都还在家中吃晚饭,以至于公园的人不是很多。

    刚走进公园,在没有走多久的时候,月流音的目光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站在一棵老树底下的一个老爷爷。

    这位老爷爷应该是八十来岁的年纪了,脸色有些苍白无力,浑浊的眼眸中夹杂着茫然,一直在原地绕圈。

    月流音朝着这位老爷爷走了过去:“老先生,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里,是不小心迷了路吗?”

    这位老先生看到了月流音,以及谢则他们两个,不断绕圈的步子依旧没有停下,口中念念有词:“回家、回家、回家……”

    “阿音,这一位是……”谢则的话语未尽,月流音突然的握住了他的手。

    谢则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反手握住了月流音的手,手上的力度更是不自觉的加大了一分。

    月流音朝着他瞥了一眼,并没有收回手,而是用另外一只手从芥子空间中取出了一截树枝:“老先生,这是迷毂枝,它可以带你回到家。”

    老先生不断转圈的脚步停了下来,从月流音的手上接过了迷毂枝,紧紧的握在手心里,不断的点头:“可以回家了。”

    最后老先生顺着迷毂枝指引的一个方向走去,还没有踏出几步,只见那个方向来了两个人,这两人是一个中年女子扶着的一个老妇人。

    远远的只听那中年女子说道:“妈,你的病都还没有好,医生说了你不能出院的,我知道你想去看爸,但我们先回去治好病好不好?”

    老妇人的脚步不停,声音中带着一丝虚弱,苍老的脸上也带着病气,“不行,我必须得先去把你爸带回去。”

    “妈,爸都已经……”中年女子的眼眶红了,但像是顾忌着什么,并未将快要脱口而出的话说完。

    老妇人的眼眶跟着红了起来,因为她知道女儿未尽的话,但脸上依旧是一脸的坚定:“我知道他已经走了,但是他这个人的记性差,忘性大,走在外面,我不去找他,他怎么回得来?茹茹,你爸他在等我。”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风俗,有的地方老一辈讲究着,死在家外面的地方的人,鬼魂会一直在那个地方飘荡,必须要家中的亲人去接,才能够将鬼魂接回来。

    老妇人在说这话的时候,她并未察觉到,在她的身边,其实早已经跟着一位老先生了,老先生的目光殷殷切切的注视着这位老妇人,始终不成离开过。

    中年女子听了老妇人的话后,也不再劝说,手上扶着老妇人朝着月流音他们这边走了来,最后停留在之前那位老先生站着的那棵大树底下。

    “老头子,我来接你回家了,你若是在天有灵的话,就一定要记得跟我一起走。”老妇人走到这棵大树底下,一直强力压抑的泪水总算是滑了下来。

    中年女子抱着老妇人的肩膀,同样的哭道:“妈,爸一定听得见你的这话的,我们回家吧,我们带着爸一起回家。”

    “回家,我们一起回家。”老妇人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原本苍白的脸色更加的苍白,突然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中年女子瞬间的吓白了脸,焦急的喊:“妈,妈……”

    在老妇人身边站着的那位身形有些透明的老先生,脸上也一下子的着急了,想要去摸老伴的脸,可是手在摸在老伴身上的时候,又一下子的从老伴的脸上穿了过去。

    月流音在这时候走了过来:“这位大姐,可否让我看看伯母现在的情况,我会一些医术。”

    中年女子听见月流音的话,转头看向月流音,一下子认出了月流音的身份:“你是那个大明星月流音。”

    “的确是我。”月流音蹲下身,在老夫人的脸上看了看,“伯母是因为激动过度导致的突然昏厥,伯母的年纪大了,以后可不要再让她像今天这样激动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只是我爸他昨日跟随我妈一起来这个公园晨练的时候,心脏病突发走了,我妈受不了这个打击,当场就昏了过去,现在才从医院醒来不久,就一直说要来这里把我爸的鬼魂接回去,他们老年人都信这些。”中年女子看着处于昏迷当中苍白无力的母亲,眼泪滚滚的往下落,这两天他们这个原本温馨的家庭中,着实遭受了很大的打击。

    “鬼神一道,信则有,不信则无,能够给伯母一个支撑,那还是相信的好。”月流音从芥子空间中取出了一枚丹药,喂入了老夫人的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有了丹药的滋养,老妇人很快的醒了过来,只是眼眸当中的悲伤,几乎要融化成实质。

    “茹茹,我们回家,我感觉到了,你爸就跟在我们身边,他会跟我们一起回去的。”老妇人在女儿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目光定定的,看着一个方向。

    普通的人是看不见刚刚死去的新魂的,但也许是这一辈子相濡以沫的一对老夫妻之间的心灵感应,老妇人目光看向的方向,正是老先生魂魄站着的地方。

    中年女子搀扶着自己的母亲往回走,在走之前特地的朝着月流音到了一句谢:“月小姐,今日多亏了你。月小姐是一个好心人,我不会说什么好话,就在这里祝月小姐和你的男朋友以后白头偕老,子孙满堂。”

    月流音朝着在她身后站着的谢则看了一眼,点点头,笑着回答:“多谢你的祝福。”

    这一家三口在月流音的目光目送之下离开,中年女子紧张得搀扶着老妇人,老妇人目光中带着悲伤和坚定的往着回家的路走,而在她的另一边,那位老先生也一直的跟在他的身边。

    这时候老先生手中拿着的月流音赠送的迷毂枝已经没有什么用了,没有什么是比家人亲人爱人的接引更能指明方向。

    “他们这一辈子肯定非常的恩爱。”谢则走到月流音的身边道。

    刚才谢则是听见了月流音回答那位大姐的话的,谢则的心中激动起伏,在对上了月流音安静的眼眸的同时,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只是走过来,自然而然的拉住了月流音的手,这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这一对老夫妻在年轻的时候经历了很多的磨难,但他们一直不离不弃携手走到了现在,这或许就是真正的相濡以沫了吧!”月流音看多了人世间的感情,人是一个感情动物,很多时候冷血起来,连人自己都感觉到可怕,可是很多时候温情起来,连神都会被感动。

    “能得一心人,执手到白首。阿音,他们是幸运的,就是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幸运。”谢则的目光温润的像蓝田暖玉一般,从这双深邃的黑眸当中,月流音一眼的就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你说呢?”月流音轻笑着道,“以后看你的表现。”

    谢则大喜,直接用最普通,也是最激动的表达内心喜悦的方式,抱着月流音在原地旋转了好几个圈,向来冷漠的面瘫脸上,这时候早已经融化成了一江春水。

    在回酒店的路上,月流音坐在开得极慢极慢的房车当中,朝着路边的行人看去。

    路边的行人有打打闹闹的小情侣,前一秒还在闹别扭,后一秒又和被520胶水粘在了一起一般,一刻都舍不得分离。

    还有相伴了大半辈子的中年夫妻,脸上带着沧桑,但不经意的对视当中,又可以看得见他们眼睛当中的温馨。

    世间人千种万种,每一个人都有一副面向世界的脸庞,好的有,坏的也有。

    比如在路边的行人也有那种穿着打扮精致,女的漂亮,男的俊帅,看起来就像是天作之合,任谁也要说一句,郎才女貌,可是月流音从这两人的面相当中却可以看得出,他们很早的就背叛了对方。

    快餐感情有,拿感情当儿戏的有,但同样也有珍之重之携手一辈子。

    然而不管你是哪一种,也请记得,今生若有幸遇见那个对的人,一定要牢牢的抓住他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传奇之超级法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叶飞张雨桐刘婷〕〔王者归来洛天〕〔重征娱乐圈:季先〕〔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万古主宰〕〔嗜血霸爱:爵少你〕〔兵王隐花都秦风〕〔西游之白莲妖圣〕〔明朝败家子〕〔长生归来当奶爸〕〔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