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app刚刚更新: 〔重生之创业时代〕〔快穿:我只想死〕〔末世幼稚园攻略〕〔万界大妖〕〔万界至尊大媒人〕〔技能生成器〕〔龙血神帝〕〔幕后〕〔重生之都市天尊〕〔祖宗归来〕〔龙都兵王〕〔重返十七岁〕〔萌爹驾到〕〔穿越之大唐极品太〕〔龙影战神〕〔奥运天王〕〔大叔,轻轻吻〕〔无敌幸运帝〕〔天庭紧急电话〕〔午夜阴阳车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娱乐圈之老祖驾到 第153章 被困在洋楼里的女鬼
    一番插曲过后,月流音和谭又微跟着剧组的人到了一栋精致漂亮又带着老旧古朴气息的洋楼。

    看着眼前这栋洋楼,月流音眉头微微蹙了蹙,在她旁边站着的谭又微惊疑的道:“门前栽槐树,这房子的主人是多想不开,多想和鬼怪打交道啊!”

    槐树属阴,根据这栋洋房面前的这棵槐树来看,起码有几百年的树龄,这种槐树能够聚集的阴气更多,往往会吸引孤魂野鬼的到来。

    更别说这处洋楼所处的地方也是一处阴地,阴上加阴,一般这样的地方都会成为孤魂野鬼的聚集地,活人勿近,只怕洋楼里面不会很太平。

    都说一般剧组开机的时候,会找人算算时辰地点,看来这一次吴导是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假天师给骗了。

    不过,也算得上是吴导幸运,遇上了神鬼莫近的月流音当剧组当中的男一号。

    这般情况之下,便是这栋洋楼,已经演化成了凶宅,月流音也可保证剧组在这里拍戏,平安无事。

    但是在走进的洋楼之后,月流音原本还算平静的脸色又一次微微的变了,只因这栋洋楼里面太平静,平静的让人觉得诡异。

    一般来说,这种闲置了几十年,上百年的地方,即使地理位置不错,但长久没有沾染人气,依旧会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更不要说这处洋楼,本就是极阴之所,该是孤魂野鬼聚集之地,偏偏走进来一看,一丝阴气都没有,简直是比新修好,地理位置极佳,四处通风,迎面晒阳的那种屋子还要干净。

    世间事往往是物极必反,这里看起来那么的干净,但在这份干净后面,只怕隐藏着比孤魂野鬼还要可怕的东西。

    “师傅,这栋洋楼看起来怪怪的,我从一走进来就觉得不对劲,连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谭又微搓了搓手臂,道。

    谭又微前生本是崇章门开派祖师,身上灵力雄厚,如今在不断的觉醒前世记忆的同时,前世的修为也在不断的苏醒,虽然还没达到她前世的地步,但是对于一些阴邪鬼物的敏感程度,也要较常人甚至好几倍。

    就拿她口中的话来说,寻常人走到这栋洋楼,只会感觉到这栋洋楼比其他的地方要凉快一些,若是夏天来,正好是避暑的胜地。

    但对谭又微来讲,虽然还无法感知到这栋洋楼里面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但是出于玄门中人敏锐的直觉,身体会自动的发出警告信号,会有发自内心的不适感传出。

    “这个地方的确有古怪,不过不管它究竟是有什么,我们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那东西按耐得住倒好,最后按耐不住自然会跳出来。这段时间你自己将房门关严实一些,夜里不管是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月流音叮嘱道。

    谭又微现在不管怎么说都还只是半吊子水平,这洋楼里的东西,现在没有冒出头,月流音也无法说那东西究竟有几分本事,所以谭又微还是避着的为好。

    谭又微甚有自知之明的点点头。

    由于剧组前期大部分的取景都在这栋洋楼里面,而洋楼背后的主人也是非常大方的将这栋洋楼给借了出来,在将近大半个月的时间里,剧组所有人都会住到这栋洋楼里。

    月流音和谭又微分别是剧组当中的男一号和女一号,再加上她们又都是两个年轻的小姑娘,所以她们的房间位于三楼的最好的两个位置,其余的人大多分布在二楼和一楼。

    好在这种洋楼看起来小巧,其实里面的空间很大,完全可以容纳的下剧组所有的人。

    第一天的拍摄基本上都很简单,在结束了晚上的夜戏过后,谭又微拉着月流音脚步轻快的回了三楼。

    走上三楼之后,谭又微正在叽叽喳喳的说着白天发生的趣事,就在这时,月流音的耳朵突然的动了动,脚下停顿了一瞬。

    谭又微感觉到她的动作,跟着停了下来,朝月流音问道:“师傅,你怎么突然停了一下,是有什么事情吗?”说着,警惕的朝周边看了看。

    谭又微这时候还记得白天第一次走进这栋洋楼时,心里面那种怪异的感觉,总有些疑神疑鬼的,觉得在哪个暗处,有一双眼睛盯着她们。

    月流音微微摇了摇头,若无其事的道:“没什么。又微,今天第一天拍戏,虽说戏份不是很重,但还是要养精蓄锐,应付接下来的戏份,快回去休息吧。”

    走到了两人的房间门前,她们两人的房间刚好是对面,再加上整个三楼,又只有她们两个人,谭又微按下心中的疑惑和月流音拜了拜手后,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月流音脸色平静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刚才她的脚下会突然停顿一算,正是因为她在三楼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阴气。

    之前白天上来的时候因为要忙着剧组那边拍定妆照,所以很快的就下去了,再加上白天的阳气重,月流音并未感觉到三楼的不对劲,可现在来看,这栋洋楼最有趣的地方只怕就在三楼。

    月流音悠哉悠哉的将随身携带的剧本放到茶几上,身子坐在沙发上,向后一倚,一手从衣服的口袋里取出了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谢则。

    短信上也没别的内容,月流音就是想知道这栋洋楼的主人到底是谁。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月流音走进了卧室的门,一边朝着松软的大床走,一边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些细碎的粉末,洒在了地面上。

    夜色渐渐的深了起来,朦胧的月光顺着窗子照了进来,洒在地面上,多了一抹浅淡的清辉,在月光的包围中,月流音渐渐的陷入了沉睡。

    只见就在这时候,只有陷入沉睡当中的月流音,除此之外再无一人的房子,铺洒着月流音之前洒下的那些粉末的地面,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小巧的脚印,有些像古时候的那些女子的三寸金莲,看起来可爱而又可怜。

    似乎是沉醉于梦乡当中的月流音,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轻浅的呼吸昭示着她依旧睡得很入迷。

    小巧的脚印停留在了月流音的床边,看样子停留了一段时间之后,一封凭空出现的书信放在了床头,很快小巧的脚印朝着外面离开。

    在感觉到屋子里的阴气消失之后,月流音睁开了眼,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放在她床头的那封书信。

    洁白色的封面,看起来简简单单,唯有不同的在于信封的口子那里,有一滴鲜艳的红色,隐隐带着血腥味儿。

    月流音勾起唇角,笑了笑,打开书信一看,里面是一封血书,血书上面仅仅只有三个字:救我们。

    我们是谁?月流音想,这里面的我们恐怕不是人吧。

    之前月流音洒在地面的那些粉末是非常特殊的荧光粉,六界之中,不管是什么生物沾上了这些粉末,在三日之内都无法洗掉,只要通过花尾蝶,就可以找到沾染了荧光粉的人或者其他生物。

    月流音的指尖冒出了一只形状非常漂亮,颜色艳丽的蝴蝶,这蝴蝶的名字就叫做花尾蝶。

    花尾蝶在月流音的指尖上振翅而飞,飞到了半空之中,穿过月流音挥手打开的房门,飞到了外面的走廊上。

    月流音脚下悄无声息的跟在了花尾蝶的后面,花尾蝶的速度极快,月流音也仅仅只是落后它一步的距离,并且一直保持着这个距离。

    只在转眼之间,月流跟随着花尾蝶走到了三楼最靠里面的一个房间。

    白日在来这栋洋房的时候,导演那边就特地的叮嘱过,说是这栋洋楼的主人交代过,三楼最靠里面的这个房间是祖上的一位长辈的房间,希望来这里的客人都不要贸然的闯进去。

    本是合情合理的要求,若是花尾蝶没有走到这个地方来,月流音自然也不会来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位于三楼的最里面,地理位置最阴,就算在白日里,阳光也照射不进去,月流音很是怀疑,什么人会给长辈安排房间,安排在这么阴暗的地方。

    她无声的笑了笑,从芥子空间当中取出了一张符篆,贴在了房门上,花尾蝶的翅膀又扇动了几下,冲着房门直接的穿了进去。

    月流音跟在花尾蝶的后面,进了这间房间后,里面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就像是民国时期大家闺秀的房间。

    那个年代独具特色的梳妆台以及漂亮的梨花木大床等各种家具应有尽有,甚至还摆放着几个价值百万以上,年份已久的古董花瓶,由此可见,洋楼的主人必然是财力雄厚。

    然而当月流音走进了这间房间之后,月流音明显的感觉到了这间房间里面一丝若有若无的阴气。

    若不是月流音修为高深,只怕根本察觉不到,因为这丝阴气的存在,实在是太微弱了。

    花尾蝶在房间里振着翅膀飞了几圈,最后停留在梳妆台上。

    月流音朝着梳妆台走了过去,这个普通而名贵的梳妆台,从表面上来看,除了年代久远非常有价值之外,还真就看不出其他的东西,只是在梳妆台的上面,月流音发现了一样东西,正是点点的荧光粉。

    也就是说刚才潜入了月流音房间的那个阴魂,又或者是其他的生物来到过这里,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梳妆台,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让那生物躲藏的地方。

    月流音从梳妆台上取下花尾蝶,放在了自己的肩头,在梳妆台的四周,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她可以感觉到这间房间里那丝若有若无的阴气,就是从这梳妆台上面发出。

    但最值得奇怪的是,这是阴气仿佛笼罩了整个梳妆台,又仿佛整个梳妆台上都没有沾染阴气,让人着实有些弄不明白。

    月流音眉头微微一凝,双手结印,打开了天眼,在天眼之下,那丝若有若无的阴气无处可逃,最后凝聚在了梳妆台的镜面上。

    “镜子。”月流音纤长的手指划过了梳妆台的镜面,地面上的阴气碰触到她的手指,就好像是遇到了天敌克星一般,火烧眉毛的跑开。

    在这时,月流音突然的想到了一件事。

    当人照镜子的时候,镜子也会呈现出人的容貌,但镜子中呈现出人的容貌和现实当中是相反的,可以说镜子里面存在着一个相反的空间。

    若是有空间的存在,而背后的人又有那个本事,那么完全可以将那个潜入月流音房间的生物锁在镜子当中。

    “以镜子开辟一个空间,难怪不得那丝阴气会如此的微弱。”想明白了关键的一点之后,月流音手上出现了一支毛笔。

    这支毛笔是月流音在几千年前闲来无事,探寻几个上古秘境的时候发现的,毛笔的作用别的没有,但对于空间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因为这支毛笔能够打开任何空间的门,当然前提是使用毛笔的主人能够拥有足够强悍的灵力作为支撑。

    月流音别的不说,一身的本事,雄厚的灵力基础,普天之下难有人出其左右,更别说她还是天生灵体,身体呼吸运转之间可自动的吸取天地的灵气,化为己用。

    将毛笔握在自己的右手,月流音运转毛笔,一丝灵力出现在了毛笔的尖头,毛笔在镜面上写下了一个复杂的符印。

    符印落成的那一刻,月流音一声喝道:“开。”

    下一刻,却见平静无波的镜面,突然的出现了一道黑幽幽的像隧洞一般的东西,这里面传来了一股莫大的吸引力,月流音被吸引了进去。

    在这股吸引力之下,月流音落到了镜中的地面,站起身一看,只见一就是她之前呆着的那个房间,只是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和现实生活中相比都是相反的,她到的这个地方就是镜子空间。

    到了镜子空间里面,月流音最初只能依稀感觉到的若有若无的阴气,渐渐的浓郁了起来。

    月流音打开了房间的门,走出去一看,只见三楼外面灯光大亮,下面的客厅当中,似乎还有着不小的动静,热热闹闹的声音中不时的夹杂着几人的高谈阔论以及美妙的女子嬉笑的声音。

    这时候一个佣人打扮的中年妇女,走到了月流音的身边,手上还端着折叠着整整齐齐的一件旗袍,这佣人就好像没有看见位于过道中间的月流音一般,直接的就从月流音的身体当中穿了过去。佣人径直的走到了三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敲了敲门,口中恭敬的道:“三夫人,我将你的旗袍送来了。”

    月流音之前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里面有其他的人存在,而在这时候,房间里面却传出了一个娇媚迷人的声音。

    “送进来。”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透着一股叫人身子都发软的感觉,仅是如此,就可以想象得出,这声音的主人必然是一个令男人魂牵梦萦的尤物。

    月流音就站在三楼的走廊里,朝着下面的客厅一看,只见客厅里面来来往往到处的都是笑容扑面的人,就好像在举办一个什么宴会一般,来往的男女,男的一般是穿着西装、中山装,也有个别穿着长袍的,而女的大多是穿着旗袍或者是洋气的洋裙,虽然同样也有个别穿着旧式的袄裙的。

    从这些人的身上月流音看不到一丝的阴气,同时也看不到一丝的其他的气息,可以说这些人根本不是人,甚至于不是其他的生物,只是与存在于传一种强大的缚地灵生前的记忆当中所呈现出来的画面人。

    月流音没有急着下去,下面的那些人看不到她,也感受不到她,他们只是依循着那个缚地灵脑海中的记忆,重复着他们该重复的事而已。

    此刻,月流音在等待着三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即将要走出来的那个女人,月流音心中有一种感觉,那个女人只怕就是前往她的房间送血书的阴魂。

    很快的,最里面的那个房间打开了房门,一道摇曳生姿的身影走了出来,纤和适度的旗袍穿在玲珑苗条的身体上,胸前呼之欲出的饱满又加了细纱作为遮掩,若隐若现之间更让人有一种吞咽口水的冲动,和较好的身段相比,这女人的容貌仅仅只能算得上是比普通好一点。

    不过,可以看得出,这女人很会利用她身体的长处,极大力度的展现了她身体的美妙,再加上她脸上的妆容,也没有刻意的去隐藏有缺陷的地方,而是极力的完美美丽的地方,比如那双狭长的狐狸眼。狐狸眼妩媚如波,微微上挑的弧度,显得更加的妖娆勾人,可以说这就是一个尤物,值得人好好把玩欣赏的尤物。

    这女人就是之前那个佣人口中的三夫人,三夫人目不斜视的从月流音的身边经过,扶着扶手下了楼梯,随着她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原本热热闹闹的客厅安静了起来。

    女人又羡慕又嫉妒又鄙夷的看着她,男人又渴望又欣赏又带着**的看着她。

    三夫人将客厅里所有人的目光收之眼里,唇角妩媚的笑容,越发的张扬的几分,慵懒的开口道:“我很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今天晚上希望各位先生,各位女士,能够玩的尽兴,玩的痛快,让我们一起不醉不归。”

    纸醉金迷,极尽的奢华糜烂,应该是最舒适的享受,可站在离这位三夫人不远处的月流音,却看得出这个三夫人的眼睛当中对冷漠和惆怅。

    她似乎并不是很希望待在这里,只是在绝佳的妆容以及颓废迷人的笑容的掩饰之下,无人能够看得出她眼眸当中的所思所想而已。

    在这时,客厅的大门又一次的打开了,一个身穿长衫,上了年纪,但依旧可算得上是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在这中年男子走进来的时候,原本在舞池当中翩然而舞的男男女女,都朝着他那边靠了进去,脸上是极尽的讨好与谄媚。

    这中年男子直接的走到了那位三夫人的身边,将手上携带着的一个盒子递到了三夫人的手上,道:“今日是你的生日,我回来的晚了,这作为对你的补偿。”

    三夫人接过这个盒子,打开一看,是一条非常漂亮的翡翠项链,与漂亮形成正比的,还有它的价值,绝对是价值千金,从底下那些人更加羡慕和嫉妒的目光当中就可以看得出,它的价值有多高。

    三夫人懒洋洋的取过项链,看了一眼,然后又重新的丢回了盒子当中:“那妾身可真是多谢老爷的礼物了。”

    谁都能够听得出三夫人口中话语的漫不经心,不过这个中年男子并无一丝的不悦,反而是拥着那个三夫人,一步一步的上了三楼。

    客厅当中渐渐的昏暗了下来,那些穷奢极欲的男男女女,一个一个的消失不见,在这片黑暗当中,只留下了月流音一个人。

    在这时,一道破空而来的尖叫声,打破了这份属于黑暗当中的平静。

    月流音抬头看去,却见那刚才还打扮的妩媚迷人的三夫人,一脸狼狈的出现在了走廊上,她迷人的脸上甚至有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三夫人狼狈的想要往楼梯下面跑,可从她的后面一只手抓住了她,又是一巴掌朝着她打了过来。

    “贱人,休想跑,我好吃好穿的养了你这么久,现在就该是你回报的时候了。”之前还柔情蜜意的中年男子,拖着三夫人的头发,将她一步一步的拖回了房间。

    月流音跟在这两人的后面,同样的也走进了那间房。

    那个中年男子手上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小刀,三夫人还想要逃,可是根本逃不掉,最后只得跌落在了梳妆台前。

    中年男子面色狰狞的抬起了她的头,锋利的小刀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划下了一道深刻的痕迹,赤红色的鲜血瞬间流了下来,滴落在梳妆台的镜面上,随着镜面不断的滑落。

    三夫人的身上被划出了很多条口子,几乎每一道口子都是划在她的动脉处,鲜血喷涌而出,随着三夫人的脸色越来越惨白,梳妆台的镜面几乎要被染成了血红色。

    到了最后,三夫人绝望而悲伤的闭上了眼,面对着三夫人凄凉的尸体,中年男子反而是疯狂地大笑。

    画面在这一刻定格,定格的画面在下一秒破碎,变成了星星点点。

    月流音眼前的景象又重新的变成了她刚刚来的时候那个镜子空间的样子,在月流音的面前出现了一道人影,这道人影赫然就是刚才画面当中的三夫人,只是和画面最初的红润面色相比,三夫人此刻面色苍白,就如同她死亡的那一瞬。

    在三夫人的身后,还站着很多个男男女女,这些男男女女脸上的神情较为麻木,一个个的鬼魂身上的阴气也所剩不多。

    “大师,但是刚才看见的那一切,就是我曾经一生的经历,我冒昧的引了大师前来,只盼望着大师能够救我们这些可怜被困在这里的人出去。”三夫人凄苦的说道。

    鬼魂是没有眼泪的,可哪怕三夫人的脸上没有泪水,月流音依旧能够感觉到她心中的痛苦。

    生前不自由时候,同样被困在这里得不到自由,只怕不管是谁,都很难开心起来。

    更何况三夫人损失的不仅仅是自由。“我可以救你们出去,但我希望你们能够如实的告诉我,在你们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通过刚开始的画面,月流音隐约中可以知道,他们是被那画面当中的中年男子困在了这个地方,但具体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是被怎样困在这里,还需要三夫人说得更清楚一些。

    三夫人闻言说道:“我的名字叫做阿莲,本来是百乐门的一个歌妓,在正当红的时候,被那个男人给赎了出来,当了他第三个小妾。最开始我也很开心,因为至少我有一个归宿了,可是在被他送到了这栋洋楼后,我才知道是我太天真……”在三夫人的诉说当中,月流音知道了,她从被百乐门出来之后就一直困在这座洋楼当中,不能够出去,不能够和外界的人接触,就像是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哪怕看起来生活的再好,可是也没有丝毫的自由。三夫人之前展现出的那个画面,正是她被关在了这栋洋楼三年之后的一个场景,那个中年男人突然的对三夫人说,要给她举办一场生日宴。生日宴对于三夫人来讲可有可无,可是三夫人也盼望着能够接触到更多的人,哪怕全是陌生的面孔也好。

    在生日宴结束之后,三夫人所有的好日子也走到了尽头,那个男子几乎每一天都会到这栋洋楼,看她的目光也越来越打眼,就好像是看一块该在什么时候下口的猪肉一样。

    三夫人在这男人的目光之中,越发的惊恐,甚至想要逃出去,可是不管她怎么逃,三夫人都会再一次被抓回来。直到到了那一天,三夫人又一次被抓回来,就如同画面当中一样,倒在了梳妆台面前,被放干了全身的血,血尽而亡。真的死了,变成了一缕幽魂,三夫人在有些怅然的同时,也感觉到了解脱,至少变成了鬼魂,那她就可以得到自由。

    可是在那个时候,三夫人发现自由对她来说依旧是一个奢侈品,因为她就像生前一样,被困在这栋洋楼当中,根本无法出去。

    “我变成了鬼之后,在洋楼当中困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然后再一次的见到了那个男人,在那个男人的身后,还跟随着一个法师,那个法师对这栋洋楼布置了很多的东西,移栽过来了一棵大槐树,并且在大槐树的下面埋下了一样,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物品。从那以后,每到了月圆之夜,就会有周边的鬼魂被吸引过来,然后和我一样的被困在这栋洋楼里。”

    三夫人说到这里,哪怕眼眸之中无法流出泪水,眼睛中的悲伤和痛恨也越发的深刻:“被困在这栋洋楼里的鬼魂越来越多,而在那时候那男人和他身边法师又来了,不知道他们是摆下了一个什么样的祭坛,从那一天起,我身边的那些鬼魂她们就一天比一天的虚弱了下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魂飞魄散。然后所有的事又像重复的一样,在洋楼所有的鬼魂魂飞魄散之后,在月圆之夜又有新的鬼魂被吸引了过来,紧接着继续的魂飞魄散,只有我,只有我剩在了这里。”“在那些鬼魂魂飞魄散的同时,我也会感觉到虚弱,但很快的又会好转过来,我就在这栋洋楼被困了整整一百年,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够出去,就连想要自曝都做不到。”三夫人一声苦笑,苦笑过后看着月流音目光之中带上了希翼,“直到现在大师来了,在大师的身上,我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灵气和强大的威压,我只盼望着大师能够救救我们,哪怕是魂飞魄散也好,阿莲真的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传奇之超级法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叶飞张雨桐刘婷〕〔王者归来洛天〕〔重征娱乐圈:季先〕〔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万古主宰〕〔嗜血霸爱:爵少你〕〔兵王隐花都秦风〕〔西游之白莲妖圣〕〔明朝败家子〕〔长生归来当奶爸〕〔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