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app刚刚更新: 〔重生之创业时代〕〔快穿:我只想死〕〔末世幼稚园攻略〕〔万界大妖〕〔万界至尊大媒人〕〔技能生成器〕〔龙血神帝〕〔幕后〕〔重生之都市天尊〕〔祖宗归来〕〔龙都兵王〕〔重返十七岁〕〔萌爹驾到〕〔穿越之大唐极品太〕〔龙影战神〕〔奥运天王〕〔大叔,轻轻吻〕〔无敌幸运帝〕〔天庭紧急电话〕〔午夜阴阳车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娱乐圈之老祖驾到 第152章 花花公子【补更】
    一周之后,月流音和苏落来到了试镜的摄影棚,这一次有吴导的号召力在,再加上不管是剧本还是背后的资金都足够的好,足够的雄厚。

    难免让很多的人都心向往之,而且这一次又是公开的试镜,吴导早在之前就对外面发了话,《围城》剧组当中,只选择最合适的,不依名气和后台。

    此话一出,很多挣扎二三线想要往上爬的艺人也纷纷的赶了过来,就盼望着自己有那个运气,只要能够被选进吴导的剧组,那简直就是登上了青云梯的第一步。

    月流音来的时候,摄影棚外面已经坐满了人,基本上每个人都带着忐忑又紧张的心情在背诵他们试镜的台词,以及揣摩该如何表演出人物的精髓。

    当然也有个别注重容貌的在趁着这个时候补妆,不过一般这样的人物,也就是来走一个过场而已,心思不用在正道上,想要脱颖而出,无异于难于上青天。

    当这些人看到月流音来的时候,眼眸之中有惊疑,也有更深的忐忑和忌惮。

    与女性艺人的忌惮相比,其他的认为和月流音在资源上没有相撞的男性艺人,则表现出要和蔼得多,但他们却并不知道月流音这一次来为的不是女一号,而是这些男性艺人手上想要争抢着的男一号。

    来试镜男一号的人可谓是当中最少的,《围城》本就是一部大男主戏,其中男一号要挑的担子非常的重。

    虽然于导早就发了话,选择合适的,与艺人本身的名气和后台无关,但这合适二字当中,必然是要有实力作为支撑,演技欠缺的,与其来饰演男一号,丢这个脸,还不如争取为《围城》中其他对演技要求没有那么高的角色。

    摄影棚这边预备了一个化妆组,有好几位剧组当中的化妆师在等候着了,本次来试镜男一号的总共包括月流音在内有四个人,而剧组这边的化妆师也刚好是四个。

    看着月流音跟着他们一起进的化妆间,另外来试镜的三个男艺人眼中有些惊疑不定。

    其中一个长相不是很出众,但是笑起来会浮现一个酒窝,给人一种邻家哥哥一般如沐春风感觉的男艺人朝着月流音这边走了过来,看似不经意的问一声:“月姐怎么在这边?女艺人试镜的化妆间在另外一头,月姐是走错了地方吗?”

    月流音瞅了他一眼,脸上带笑:“我并没有走错,我要试镜的角色和你们的一样。”

    得到了具体的答案,这三个男艺人脸上的表情有着细微的变化,月流音这次反串,对于他们来说可是一个不好的信号。

    毕竟月流音现在的名气这么火,再加上演技又得到了国际上的肯定,很难说吴导会不会偏向她这边。

    不过,好在这一次围城当中的男一号顾昀朝是一个铁血的男子汗,一个女人想要表现出这种感觉,哪怕是影后,那也有些异想天开。

    这么一想,这三人心中的警惕反而是少了不少。

    月流音不用看,也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嘴角微勾,轻轻的笑了笑。

    什么是异想天开,自己做不到的事,不代表别人做不到,以前没有的事,不代表以后没有。

    这三人从一开始就低估了月流音的实力,因为恁是他们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月流音根本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女明星,而在她的身上还有一重他们不曾接触过的身份。

    月流音在世间活着的岁月过久,除去沉睡千年的时间之外,其余的时间里不知道有几个千年。

    在这些岁月当中,月流音做过很多的事,几乎是什么人都当过,去体验过,甚至也弄过男扮女装去考状元,当官的事,谁叫漫长的岁月太过无聊,所以对于反串,月流音还真的就没担心过她会反串不好一个男人。

    这一次顾昀朝这个角色,除非是吴导不接受反串,否则单凭那三个艺人的完全不能与她相比。

    女性化男性的妆比男性本身化妆要麻烦一些,所以在那三个依次进入摄影棚试镜的时候,月流音脸上的妆容才算彻底的定了下来。

    给月流音化妆的是圈子中一个比较有名气的化妆师,是个男人,但是有些娘里娘气,也是圈中出了名的gay,在看到在他的手下亲手打造出来的妆容之后。

    这化妆师觉得自己有被扳直的感觉,若是女人也可以这么帅,这么an,那他还找男人干什么?

    月流音在这之前仔细的研究过顾昀朝这个角色,生长于豪门当中,在战争还没有爆发的时候,顾昀朝本是一个风流的公子哥,甚至有着大众情人的称呼,但顾昀朝的风流不是下流,他欣赏女性的美,却绝不会做出强迫人的事,反而比照那个时代其他的男性而言,更加的懂得如何尊重女性,虽是风流多情,但每一个跟过他的女人都没有对他的怨言。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风流人物,在战争打响的手,毅然的参了军,从一个风流的公子哥,变成了一个铁血的战士,最后为了保护家乡的这座城市战死沙场,可歌而可泣。

    月流音身穿笔挺的军装,原本将近一米七的身高,在军绿色的军装的衬托之下,越发显得高瘦而挺拔,但是从背影来看,任谁也想不到,这个背影的主人会是一个女子。

    可若是看了月流音此刻的正面,就更不会有人怀疑他的性别,斜飞入纵的剑眉,略微上挑的眼眸勾勒出风流写意的弧度,嘴角微微扬起的笑容,给人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但挺拔的身姿又带着属于军人的威严,风流和威严的两相矛盾之中,带着一种特殊的气质,让人在人群中一眼就能够将他给认出来,正如《围城》的剧本当中所描顾昀朝一般。

    别的先且不说,就这打扮,就这容貌,就这气质,月流音就已经做到了,和顾昀朝九成相似。

    当走进摄影棚的那一刻,月流音就不再是月流音,《围城》当中的顾昀朝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导演看到月流音的这个装扮之后,眼中一亮:“月流音,你来试第三场。”

    “好!”

    随着月流音的这个字落下,只见她浑身的气势一变。

    第三场戏是顾昀朝在得知了前线的战争打响,收到兄弟传来的关于战场上的激烈厮杀,血肉横堆的照片之后,心中受到的震动。

    顾昀朝握紧了手上的照片,原本一向不管什么东西都无法入他的眼,高傲而又风流的顾昀朝,在这一刻眼眸当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坚定。

    “父亲,我要参军,我要上前线。”顾昀朝挺直了胸膛,平静的眼眸当中隐藏着沸腾的热血,和矢志不渝的坚定。

    ……

    “我明白父亲的担忧,但我身为男儿,愿为祖国浴血奋战,若以我血肉之躯,能挡敌人前进之路,吾心足矣。”

    ……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当儿再一次回来之时,必为父亲带来胜利的宣告声。”

    ……

    “导演,我的表演结束了。”月流音瞬间从顾昀朝这个角色当中抽脱了出来。

    吴导大喜,没想到从月流音的身上收获到了这么大的一个惊喜,原本他最看好的顾昀朝的扮演者是当红影帝晏安清,只是很可惜晏安清如今在拍摄另一部戏腾不出时间,所以吴导才会选择对外选角。

    在接到经纪人苏落的电话之后,吴导本身也没有对月流音反串的角色有着期待,只因顾昀朝这个角色便是纯粹的男性来扮演,都很难演绎出来,更不要说是女性,只是碍于情面,不好拒绝,才有了月流音走的这一遭,也才有了吴导心中最好的顾昀朝的人选。

    “月流音,你现在可以回去等候剧组的通知了。”

    月流音微微点头,从容的退了出去。

    从导演刚才脸上的表情变化当中,月流音已经可以确定顾昀朝这个角色已经是十拿九稳。

    果不其然,在第二日月流音收到了剧组那边打来的电话,剧组定下的开机时间赶得很急,就在试镜结束的五天过后。

    据说若不是为了找符合剧本当中背景的民国洋楼进行拍摄,吴导还要将开机的时间提前,好在找到了心仪的洋楼之后,《围城》正式宣布开机。

    这一次由月流音反串,对外界来说造成了很大的震动,就连月流音的粉丝都有些不敢相信,不过在这份不可置信过后,更多的是对他们偶像的信任,盼望着他们的月女神能够给他们带来一个攻气十足的少帅形象,而在这时候一些上窜下跳的黑子也迫不及待的跑了出来,留下一大堆令人厌恶的污秽言论。

    但这些言论并不能够给月流音造成丝毫的伤害,仅仅凭着粉丝们的反击,就能够打的这些黑字哑口无言。

    更不要说月流音最擅长的一件事就有打脸,现在黑子跳的再凶,等《围城》上映之后,这些黑子的脸就会被打得有多肿。

    在开机仪式上,月流音也见到了《围城》中饰演女一号的女演员,正是月流音分外熟悉的熟人,她的小徒弟谭又微。

    谭又微却一直将这个秘密保守得好好的,就是想等到这一刻给她师傅一个惊喜。

    在上完香过后,谭又微喜滋滋的来到了月流音的身边:“师傅,这一次我们俩就要开展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师徒恋了。”

    月流音有些好笑:“你这丫头,惯会弄这些古灵精怪的事。”

    谭又微嘿嘿的笑,其实这一次有这个缘分聚在同一个剧组当中,也是多亏了谭又微的经纪人。

    谭又微在圈子中的名气虽然比不上她的师傅月流音,但是也是属于正当红的小花,要说演技,她也不是没有,只是因为一张艳丽娇媚的脸,在银幕上的形象有些定格。

    这一次《围城》当中的女一号,就是那个年代,一个比较传统的大家闺秀,温婉而大方,知书识礼,柔弱而坚强,体谅丈夫的热血豪情,亲自送丈夫上战场,在无数个日日月月紧靠着思念度过,最后在丈夫战死沙场的时候,这个向来柔弱的女子,却也为着腹中的孩子撑了下来,独自守在一个大宅子当中,等着再也不会回来丈夫。

    这么一个痴情的角色,在播出之后,必然会吸引部分的粉,最难得的是这个角色身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些特质,以及身上的形象气质和谭又微截然不同。

    若是谭又微能够演好这个角色,必然能够改变她现在在荧幕上的形象趋向于统一化的局面。

    在她们师徒两个说话的同时,剧组外面突然来了一个年轻的男子,手上捧着一束玫瑰花,脸上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再加上这张玉树临风的脸,着实是叫剧组当中很多的小姑娘红了脸,眼巴巴的看着这男子,只想着男子要将手上的玫瑰花送给谁。

    而这男子目不转睛的来到了月流音谭又微这边,在看到这个男子的时候,谭又微原本嬉笑着的脸上,明显多了一些厌恶和烦躁。

    “又微,我特地来庆贺你今天剧组开机,这束玫瑰花希望你能够收下。”男子的笑容开朗而又热情,眼中更是散发着明晃晃的深情。

    可是他的这份深情,并没有打动到谭又微,反而是让她眼眸当中的烦躁更加深了一分:“莫宇睿,我早就说了,我不会答应和你交往的,你的这束玫瑰花我不会收下,你拿回去吧。”

    现在有莫宇睿这一出,谭又微几乎可以想象得到,等他走了之后,剧组的人会怎么谈论她,也幸好她谭又微是出了名的后台大,那些人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在她面前说闲话,不然那才真是叫人烦躁。

    莫宇睿闻言,眼眸当中立马的暗淡了下来,这么一个帅气的小哥哥伤心的样子,着实是叫那些旁观的女子咬紧了心中的小手帕,谭又微不答应,她们可是很想答应的。

    莫宇睿收回了手上的玫瑰花,也不气馁,接着问道:“又微,既然你不喜欢玫瑰花的话,我下次来再送你其他的花,郁金香紫罗兰好不好?”

    “莫宇睿,我不是不喜欢玫瑰花,我是不喜欢拿着玫瑰花的你。”谭又微向来是个干脆果断的姑娘,既然不喜欢对方,在一开始就会完完全全的说的清楚明白,再加上莫宇睿这段时间的纠缠,确实让她有些烦不胜烦,谭又微巴不得莫宇睿能够因为她的话赶忙的离开。

    不过,谭又微还是小看了莫宇睿的决心,只见他摇摇头:“又微,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知道我以前的名声不太好,是个声名狼藉的花花公子,但以后我会改的,我以后绝对只喜欢你一个人……”

    谭又微挥手直接打断莫宇睿这番深情的宣誓:“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不喜欢你,并不是因为你之前的名声如何,而是你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风格,知道不?我喜欢的是这种风格的男人。”

    谭又微心里面对着她家师傅默默的念了一声抱歉,然后小鸟依人的倚在了月流音的胸膛当中。

    月流音之前就换好了戏服,并画好了妆容,此刻,对于不知道内情的莫宇睿来看,月流音正是一个身穿军装,高瘦挺拔,容貌俊美,精致无比的男人。

    月流音微微挑了挑眉,原本趋向于男性化的俊美的容貌显得更加的绝世,伸出一只手揽住了谭又微的腰,一副占有欲十足的姿态,只是在看一下谭又微的当中,明显的多了一抹戏谑,当然还有一种秋后算账的意味在里面。

    别说月流音就这般和谭又微站在一起,还真有一种郎才女貌的感觉。

    也是因此叫莫宇睿看了,简直是嫉妒得红了眼:“又微,我知道你必然是在气我,你不可能喜欢这个小白脸的,对不对?今天你心情不好,我改日再来。”

    莫宇睿对月流音发射了一个发狠的眼神之后,有些踉跄的转身离开,然而在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他的时候,莫宇睿微微低沉的目光当中透出了一股狠辣。

    没有人能够和他抢女人,不管那个小白脸是谁,只要毁掉他的那张脸,他就不相信谭又微还能够继续对那个小白脸动心。

    看着他走出了剧组的大门,谭又微我算的是松了一口气。

    “你喜欢我这样的男人?嗯哼!”月流音微微的哼了一声,脸上带着邪肆的笑容,一只手挑起了谭又微的下巴。

    谭又微脸蛋突地一红,就像是红透了的玫瑰花一般,娇艳而又迷人:“师傅,你可别这么看我,要不然我真的会被你扳弯的。”

    说着,赶忙的从月流音的胸膛里站了起来,谭又微捂着发红的脸颊,胸腔里一颗小心脏不断的跳动,心里面不断的默念,她家师傅果然是行走的人形荷尔蒙,叫她看了,肾上腺素不断的飙高,也幸好她是个坚定的女子,一定得保持住内心的坚定,决不能被她师傅的盛世美颜所迷惑。

    月老祖想要迷惑一个人的时候,那可是男女通杀,片甲不留。

    逗弄了自家小徒弟一番后,月流音收起了脸上不正经的笑容,正色说道:“那个莫宇睿是怎么回事?”

    闻言,谭又微放下捂着脸蛋的手,郁闷的道:“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回事,就像是脑袋有问题一样,前段时间我和他撞见了一面,他就一直嚷着对我一见钟情,不管我怎么说,都一副深情的样子看着我,说要追求我,简直是叫人弄不明白。”

    谭又微才不相信那个莫宇睿真的是对她一见钟情,世界上哪来的那么多的一见钟情,更别说大部分的一见钟情都是始于颜值。

    而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谭又微借着敏锐的第六感,总感觉到这个莫宇睿的身上有些不对劲。

    “这个莫宇睿你还是不要多礼的为好,这人眼下浮肿,桃花眼放光,是个十足十的花花公子的面相,不足以托付终身。”月流音道。

    “师傅,你说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可能选择这种人托付终身。这个莫宇睿可是圈子中有名的花花公子,而且来者不拒,什么小花旦、名模或者是网红,天南地北的都能够和他扯上关系,我就算是脑袋有坑,也不可能看得上他。”谭又微吐槽道。

    月流音点头:“你能这么想最好,从面相上来看,这人不仅是一个花花公子,还是一个短命的,绝对活不过而立之年,而且还有可能会丧生在他的亲人手中。”

    莫宇睿的面相很明确,但是在他的面相当中,月流音总觉得有哪个地方有些奇怪,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

    “这么倒霉,那我还是离他有多远为多远的好?”谭又微很庆幸自己的目光不错,没有被那莫宇睿的糖衣炮弹给打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传奇之超级法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叶飞张雨桐刘婷〕〔王者归来洛天〕〔重征娱乐圈:季先〕〔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万古主宰〕〔嗜血霸爱:爵少你〕〔兵王隐花都秦风〕〔西游之白莲妖圣〕〔明朝败家子〕〔长生归来当奶爸〕〔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