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app刚刚更新: 〔重生之创业时代〕〔快穿:我只想死〕〔末世幼稚园攻略〕〔万界大妖〕〔万界至尊大媒人〕〔技能生成器〕〔龙血神帝〕〔幕后〕〔重生之都市天尊〕〔祖宗归来〕〔龙都兵王〕〔重返十七岁〕〔萌爹驾到〕〔穿越之大唐极品太〕〔龙影战神〕〔奥运天王〕〔大叔,轻轻吻〕〔无敌幸运帝〕〔天庭紧急电话〕〔午夜阴阳车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娱乐圈之老祖驾到 第144章 报应不爽
    乔雨婵径直的走到了闾温纶的对面,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的确是自愿借命给你,青梅竹马二十几年,嫁给你七年,我本以为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你,却不曾想,这才是我最大的不幸。”

    乔雨婵之所以会借命给闾温纶,是因为她在嫁进闾家后不久,从闾温纶母亲的口中得知,闾温纶注定活不过三十岁。

    而那时候他们两个是新婚夫妻,感情正浓。

    年轻的小姑娘总是胆子比天还要大,愿为了恋人付出一切,所以乔雨婵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将自己的命借给闾温纶。

    借了命之后,原本一向身体健康的乔雨婵,一下子垮了下来,一年有大半的时间都必须躺在床上,而闾温纶始终守候在她身边。

    这也让乔雨婵的心中从没后悔过,失去了健康,能够换得一心人的丈夫,在一年之前,乔雨婵一直觉得很值得。

    直到一年前,乔雨婵发现了闾温纶和她的好朋友秋素云之间的苟且,她不敢相信,甚至想要欺骗自己,这不是真相。

    可是被有心人发过来的床照,以及当她亲眼目睹了闾温纶的背叛之后,一切由不得她不相信。

    乔雨婵就这样的疯了,将她自己关闭在属于她自己的那个世界里,也幸好她足够的坚强,疯了半年,没有疯一辈子。

    在半年前,乔雨婵清醒了过来,并且开始逐步调查闾温纶究竟是何时背叛的她,而真相却更加的不堪入目。

    “雨婵。”闾温纶怔怔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乔雨婵,伸手想要去拉她。

    但乔雨婵身子向旁边一躲,冷漠的眼眸当中无波无澜:“何必再这样惺惺作态。”她转过头不再看这个相伴了将近二十多年的枕边人,眼帘微垂,遮住眼眸当中的泪意,“闾温纶,你以为我之前发疯,是因为我将命借给你,才导致的吗?真是可笑,那是因为我不长眼,看见了让我瞎眼的东西。你我在一起二十多年,从青梅竹马到现在,你若是移情别恋,又何必瞒着我,倒叫我如此恶心。”

    “雨婵,是不是秋素云那个女人给你说了什么东西,她是骗你的,我没有移情别恋,我爱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你。”闾温纶看着表情十分冷漠的乔雨婵紧张的说道,心头一慌,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永远的失去了。

    “呵。”乔雨婵冷声发笑,“别侮辱了爱这个字,何必呢?到现在还苦心孤诣的想要瞒我,你放心,她什么都没有说,是我,我亲眼看见你和我的那个好朋友秋素云,在我们俩的床上滚来滚去,简直是让我作呕。”

    乔雨婵至今无法忘记了让她反胃的一幕,那两具白花花的**交缠在一起,就像是厕所里面的蛆虫一样,让她发自内心的觉得厌恶。

    “不,不是的,雨婵,我是有苦衷的……”闾温纶想要解释。

    乔雨婵直接打断了他的解释,嘲讽道:“什么苦衷,你是想说你是为了续命吧,你们俩的八字合在一起是天作之合,你和她交合,能够让你多活的久一点,所以你就背着我和她偷情,既然这样,那你当初还娶我干什么,你直接娶她不就好了。”

    闾温纶没有想到乔雨婵什么都清楚,而在这个时候,再多的辩解的话,也不过是虚伪的说辞。

    乔雨婵眼角的余光中看见了闾温纶紧紧闭上的嘴巴,眼睛闭了闭,遮住了眼中的苦涩:“我们离婚。”

    “雨婵。”闾温纶大惊,从未想到离婚这两个字会从爱他爱到连命都可以给他的乔雨婵的口中说出,“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不对,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我会和她划清瓜葛。”

    “我这辈子唯独两样东西不会和别人分享,一个是我自己刷牙的牙刷,一个是我的男人。”乔雨婵不接受任何意义上的背叛,从她知道闾温纶和秋素云在背地里偷情的时候,她和闾温纶之间的夫妻情分,就已经走到了尽头,“温纶,你应该很了解我,这两样被别人用过的东西,我绝不会再要。”

    闾温纶颓败的垂下手,到了这个时候,他心里面是后悔居多,还是悲伤居多,他自己也不清楚。

    为什么会选择和秋素云走到一起,闾温纶从头到尾都清楚,他心里面没有秋淑云的位置,甚至于也不眷恋秋素云的**,也不喜欢偷情的滋味,但是他想要活下去。

    而活下去的办法就只有背叛。

    早在三年前,乔雨婵的身体越来越衰败,已经不足以支持再将命借给他,可闾温纶这些年能够活得好好的,依靠的就是乔雨婵绝佳的命运作为支撑。

    一旦有一天乔雨婵倒下,那么闾温纶也会跟着死亡,他们夫妻二人都绝对的活不过四十岁。

    闾温纶不甘心,他是闾家的继承者,要权有权,要钱有钱,明明是站在金字塔的顶峰,为何却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

    而在那个时候,闾温纶从一位大师的口中得知,他和秋素云的命格是天作之合,只要和秋素云交合,就能够延长他的生命。

    闾温纶最一开始犹豫过,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做出了背叛他和乔雨婵感情的事,乔雨婵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放手。

    可是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一切的感情都太过微弱,闾温纶最后还是选择和早就对他有意的秋素云在一起。

    他一直瞒着好好的,甚至还想要借着这一次和那个毛大师合作的机会,利用那些半吊子玄门中人体内的灵气,延续他和乔雨婵的寿命,当生命得到延续的时候,他就可以毫不犹豫的选择和秋素云分开。

    但是闾温纶却低估了秋素云的野心,当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三,怎么比得上当闾家的当家夫人,所以这一切全部被捅到了乔雨婵的面前。

    从青梅竹马的恋人到两相背离的夫妻,有些时候感情这种东西真的太过虚妄,说变就变的速度,比六月的天孩儿的脸还要快。

    特殊部门的人在半个小时总算来到了闾家,看到特殊部门的人到来,那个瘫在地上满脸惨白的仇大师一下子晕了过去。

    这下好了,人心不足蛇吞象,他终究还是栽在了他自己的**当中。

    特殊部押解好仇大师之后,又从地下室里面扶出了一个个半晕半醒的那些半吊子的玄门大师,这一次带路来的陆阳和月流音以及晏安清打了个招呼后,便带着这么一大泼的人离开了。

    而月流音和晏安清同样的没有耽搁,剩下的是闾家人自己的家务事。

    看乔雨婵的样子,她和闾温纶离婚已经成了必然的事,至于闾温纶,等那些半吊子的大师醒来之后,还有得他好受的。

    不过他也用不着受多久的折磨,因为他拼命想要留住的命,在和乔雨婵解除婚姻关系之后,自然会戛然而止。

    重新回到剧组,在秋素云惊恐的目光之中,月流音一步一步朝着她走去:“秋老师看见我回来,似乎感觉到很惊讶。也确实是,秋老师这么好的算计,肯定没有想得到我月流音还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吧。”

    对上月流音嘴角看似非常温和的笑容,秋素云只感觉背后汗毛耸然而立,勉强的勾了勾嘴角,道:“流音,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明白。”

    “装聋作哑,秋老师不愧是演技派,放心吧,我现在还没打算和你计较。”月流音不是宽宏大量的人,最擅长秋后算账。

    现在放她一马,不过是因为秋素云还需要为她自己曾经犯下的错,好好的出代价。

    在本钱没有收回来的时候,利息总是要先收回来一些,月流音轻飘飘的在秋素云的身上一拍,纤长如玉的手指很自然的收了回来。

    秋素云弄不懂她到底要做什么,但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在月流音拍了她一下之后,一股阴冷的气流窜入了她的身体当中。

    顿时,让她脸色一变,斥问道:“月流音,你对我做了什么?”

    “秋老师,我可没有做任何伤害你身体的事,你若是不放心,大可去医院检查检查。”月流音这说的可是大实话,毕竟她只是放了一小股的阴气到秋素云的身体当中,对她的健康并无影响,顶多是让她增长增长见识。

    秋素云对于这话没觉得被安慰到,反而更有种身上寒气逼人的感觉。

    月流音留下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潇洒离开。

    和她的轻松自然相比,秋素云整个一天都处于巨大的惊恐当中,就害怕月流音给她下了什么诅咒之类的东西。

    然而到了晚上,秋素云才发现诅咒什么的,已经算得上是轻巧的了。

    噩梦,连连不断的噩梦,每一场梦境,真实得就像是和现实一般无二,全部是百分百的逼真的展现了她内心深处最恐惧的地方。

    到了后半夜,秋素云几乎不敢闭上眼睛,只能够将眼睛睁得大大的,哪怕布满了血丝,干涩的就像是大漠里的沙土一样,也不敢闭上眼睛,哪怕是一会儿。

    以至于到了第二天,可算是为难死了化妆组的化妆师们,以前秋素云虽然是三十五六的人,但保养上毕竟还不错,比不上二八的小姑娘,但也至少能够拿出去看。

    可是经历了一夜心力交瘁的噩梦纠缠后,秋素云再一次出现在人眼前,从面上来看,起码比她的真实年龄还要老上十岁不止。

    也是幸好,《后宫》剧本当中的皇后,本来年龄上就要偏大一些,化妆师拿出十八般手段,总算是将秋素云那偌大的黑眼圈以及眼角的皱纹给遮了下去。

    今日的第一场戏分差好就是月流音饰演的姝昭仪和秋素云饰演的皇后的对手戏,讲的是皇后想要拉拢圣宠在握的姝昭仪,但是却被姝昭仪毫不犹豫的拒绝,勃然大怒。

    但现在已经是在重拍第五次了。

    “姝昭仪,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帝王的宠爱向来是过眼烟云,挥之即去,本宫可以给你一个后悔的机会。”

    姝昭仪面色不改,低眉浅笑:“臣妾多谢皇后娘娘看重,但臣妾觉得这花能在短时间之内开得灿烂就好,管他之后如何,臣妾是个心大的,操心不了后面的事,要叫皇后娘娘失望了。”

    “姝昭仪这么说是想要拒绝本宫呢?”皇后眉宇之间已经染上了怒气。

    对此姝昭仪笑意盈盈。眼波流转之间,美得夺人眼球。

    “好一个姝昭仪,本宫……”

    “卡。”毛导拿着大喇叭,暴躁的喊了一声,“秋素云,你这里是怎么回事,你现在是皇后,面对顶撞你的一个小小的妃子,你应该是勃然大怒才对,而不是像你现在这样,连一句台词都说的有气无力。”

    秋素云脸色有些发黑,这些年来,她已经很少被导演指着鼻子骂,偏偏对于毛导的这话,她还说不出一句辩驳的词来。

    好在毛导看她今日出来一脸憔悴的份上,只以为她是晚上没有睡好,勉强把心里面压抑许久的破口大骂,又给扔了下去,冷梆梆的叫了一句:“再来。”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终于在怒火已经压制到毛导的底线的时候,这场戏总算是过了。

    秋素云满脸疲惫的走去,但是在眼角的余光当中,看见了躲在大树底下乘凉的月流音,心里面一股夹杂着恐惧的怒火腾腾升起,让她在完全没有思考的情况之下,就朝着月流音走了过去。

    好在还算有一点理智。秋素云压低了声音问:“月流音,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我昨天晚上做了一晚的噩梦,是不是你做的事?”

    月流音扬起唇角,眼眸中静静的,就像是山谷当中静静流淌的小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秋老师为什么会做这些噩梦,应该是秋老师自己心里面清楚才对。”

    “你承认了,就是你做的。”邱素云心里面越发的慌乱,色厉内荏的道。

    “我承不承认和秋老师继不继续做那些噩梦没有关系,只要秋老师敢于承认那些噩梦是因为什么会出现,那么根源解决了,一切自然而然的就会消失。”月流音笑容不变,清冷的眼眸平静的看着她。

    秋素云,不管是在外界还是在圈内,名声上都可算得上是不错,但是那些只看见了她外在的人,又怎么会清楚,这位看起来端庄知性的秋老师,秋大影后,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三专业户。

    月流音在秋素云的身体当中下的那一点阴气,其实也不算有太大的作用,顶多就是让她短暂的开启天眼,让她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些跟在她身边已久的冤魂,以及她心中埋藏着很深的恐惧。

    “你都知道些什么?”秋素云忍不住的朝后退了一步,心中有些后悔来找月流音的麻烦。

    月流音浅笑不语,亲切的笑容之中,一切已是不言而喻。

    秋素云面色发白的转身就走,砰的一声推开了休息室的大门,在将门紧紧的关闭之后。

    她身体一软,倒在了门边,身上止不住的发抖,眼前又一次清晰的出现了,昨天夜晚她在梦境当中看见的那一幕。

    那是在七八年前,秋素云为了得到更好的资源,勾搭上了一个在圈子中很是说得上话的制片人。

    两人在你情我浓的时候,制片人的老婆找上了门,那个柔柔弱弱的中年妇女,看起来连一点威胁性都没有。

    这也让秋素云心中有了更高的**,仅仅当一个女明星哪里够,要当就要当在这圈子中说得上话的人,秋素云盯上了她现在勾搭的那个制片人。

    假怀孕,逼婚,制片人在她的温柔陷阱当中,还真的就开始犹豫了,而那个柔柔弱弱的原配,最终在丈夫和小三的联合威逼之下,割腕自杀了。

    这一幕被秋素云看在了眼里,因为那一天正是秋素云挺着肚子里莫须有的孩子登门叫嚣的时候。

    秋素云一直无法忘记这一幕,而那个制片人也像是悔改了一样,又或者是同样害怕了一样,很快的和秋素云断绝了联系。

    秋素云一直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直到昨天晚上在噩梦当中,她又重新的梦见了那个原配,只是在噩梦当中被背叛的人是她,割腕自杀的人同样是她。

    心力交瘁的情况之下,秋素云昨夜又几乎没有怎么睡觉,这时候实在是有些熬不住了,就倚在门边,眼皮子一搭一搭的,很快的睡了过去。

    临睡之前,秋素云想着现在外面那么多的人,又正值白天,那个女人的冤魂就是再厉害,也肯定不能够找来的。

    坐在大树下面乘凉的月流音,悠哉悠哉的拿了一把扇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扇着。

    这时候,一道常人看不见的黑色的影子,悄无声息的潜了过来,只是现在烈日当空,那道影子站在房檐下,有些畏惧烈日下的光芒,只能够死死地盯着休息室的门。

    月流音觉得助鬼为乐是件非常快乐的事,所以手上的扇子又扇了两下。

    一阵凉爽的微风吹过,不仅让剧组中满头大汗的人心里面松了一口气,也让悬挂在天空的昭昭烈日被吹来的白云给遮掩了一下。

    短暂的白云蔽日过后,剧组中的人自以为是普通的天气现象,也就只有月流音能够看到,那个站在房檐下的黑色影子,已经到了休息室的外面。

    就如同看不见的水流一般,缓缓的而又非常快速的潜了进去。

    秋素云疲惫的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眸,揉了揉眼睛,眼前是一个装修非常华丽的房间,她心里面觉得有些熟悉,总觉得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

    脚下像是不受控制的一般,秋素云藏着一间门,走了过去,门口被推开,她震惊而恐惧的看着里面的那一幕。

    偌大的浴缸之中放满了水,而这些水全部被染成了鲜艳的红色,在这股子鲜艳的红色当中,坐着一个白衣的中年女子,女子脑袋歪向了另一边,垂在浴缸里面的手腕,依旧还在上水中滴滴嗒嗒的滴血。

    滴答!滴答!

    空气中鸦雀无声,秋素云握紧的双手,想要尖叫,可是嘴巴就像是被堵了一口痰一样,叫她叫不出声了。

    这时候,脑袋歪向另一边的那个女人突然的动了动,这个静默无声的空间当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咔嚓的声音,就好像是骨头和骨头之间的摩擦声。

    在这种咔嚓咔嚓的声音混合着鲜血,往水里面滴的滴嗒声音,那女人的脑袋慢慢的朝着秋素云这边转了过来。

    苍白的脸颊,漆黑的头发散在两边,空洞带着恨意的大眼,樱红色像要滴血一般的嘴唇,以及凄厉的声音:“你来了,你为什么要来?”

    在秋素云越来越恐惧的眼神当中,那女人肢体僵硬的,慢慢的从水里面爬了出来,一步又一步的朝她爬了过来……

    “啊……”

    秋素云再也控制不住的惊叫出声。

    而在这时候,秋素云突然感觉到了,肩膀上似乎有什么人在推她,眼睛蓦地一睁,瞬间的醒了过来。

    “秋老师,你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休息室里里外外围满了一群的人,叫她的这人正是剧组当中的副导。

    “我没事。”秋素云垂下脑袋,声音沙哑而低沉的回答。

    看她这个样子,怎么像是没事,副导有心想要说,若她身体有碍的话,就送她去医院看,但话还没说出来,就被秋素云接下来的话给打断了。

    秋素云面无表情的抬起脑袋:“副导,我没什么大碍,只是刚才做了一个噩梦,现在想休息一下,你能不能帮我去向毛导说说?”

    “也行。”既然秋素云都已经再三强调了她自己没事,副导也就不再多管闲事,和其他人一同的退了出去。

    休息室外面,走在最后面的那两个不知名的女演员,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秋老师刚才的尖叫声可真是恐怖,可把我吓了一跳。”

    “我还不是一样,你说刚才看她的那样子,不会是遇见鬼了吧?谁做个噩梦会吓成这个样子。”

    “青天白日的,哪来的那么多鬼?我看是他自己做了亏心事才是。”

    “不可能吧,秋老师在圈子中名声还是不错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是真的不错还是假的不错。”

    ……

    仅仅隔着一扇门,秋素云将这两个十八线的艺人的话听在了耳朵里,死死的咬紧了嘴唇,看着对面的镜子中那个脸色惨白,花容失色的女人,乌黑的黑眼圈,还有眼角边细细的皱纹,足以说明这个女人的年纪已经不小了。

    接下来,秋素云找导演请了一天的假,毛导看在她今天一直不在状态的情况下,准许了她的请求。

    但仅仅过了一夜的时间,网上的一则大爆料,彻底的将秋素云这些年来维持的好形象打入了谷底。

    因为这一则大爆料,正是秋素云的好朋友乔雨婵爆的。

    乔雨婵这个人也是有仇必报的,加上这些年来长年的卧病在床,心里面不管怎么说都夹杂着一股郁气,之前这股郁气被她自以为的爱恋给掩藏住了,现在一切的真相揭开,乔雨婵自然是要好好的散发,好好的给那对贱男渣女一个回报。

    乔家和闾家是世家,两家门当户对,从实力上来说谁也不差谁,但是近几年来,乔家在乔雨婵的大哥带领之下,一直在往上坡路走,而闾温纶担心着他的那条小命,心思并没有放在公司的事上,闾家的事业则是在往下坡路走。

    闾温纶背叛乔雨婵,在乔雨婵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婚之后,乔雨婵直接的将他们两人离婚的原因公布在了网上。

    这年头渣男向来是人人喊打的存在,闾家的股票一跌再跌,而闾温纶已经没有那个能力能够来挽回,因为就连他自己都很快的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至于秋素云这边,仅仅只是一个勾搭好朋友的丈夫,插足别人的家庭,当小三的名头,就足以将她击垮,更不要说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流言,秋素云曾经还插足过别人的家庭,甚至将原配逼得自杀。

    种种流言齐出,很快的剧组就和秋素云解除了合同,皇后的人选由另一位名声不怎样,但是演技在线的女演员担任。

    月流音看完网上的报道之后,手上一动关闭了手机,屏幕一下子黑了下来,黑色的屏幕上映衬着此刻月流音平淡无波的面容。

    世间事,因果报应,从来都是少不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传奇之超级法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叶飞张雨桐刘婷〕〔王者归来洛天〕〔重征娱乐圈:季先〕〔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万古主宰〕〔嗜血霸爱:爵少你〕〔兵王隐花都秦风〕〔西游之白莲妖圣〕〔明朝败家子〕〔长生归来当奶爸〕〔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