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app刚刚更新: 〔重生之创业时代〕〔快穿:我只想死〕〔末世幼稚园攻略〕〔万界大妖〕〔万界至尊大媒人〕〔技能生成器〕〔龙血神帝〕〔幕后〕〔重生之都市天尊〕〔祖宗归来〕〔龙都兵王〕〔重返十七岁〕〔萌爹驾到〕〔穿越之大唐极品太〕〔龙影战神〕〔奥运天王〕〔大叔,轻轻吻〕〔无敌幸运帝〕〔天庭紧急电话〕〔午夜阴阳车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娱乐圈之老祖驾到 第105章 一处墓穴
    月流音将手上的丹药捏成粉末,撒在宁之彤受伤的腿上。

    宁之彤只感觉腿上的伤口开始发热发麻,再看看伤口,居然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就全部的愈合了,而且愈合的还不仅仅只是表面,她可以感觉到被打断了的腿骨也重新的长好了。

    宁之彤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在山洞里走了几步,不痛,一点都不痛,她又在原地使劲的跳了几下,也同样如此,真的好了,她的腿真的好了。

    宁之彤心里不敢相信的同时更加的激动,她看向月流音,感激涕零:“谢谢大师,谢谢大师,原本我还以为我这条腿一定保不住了,幸好今日有大师在。”

    月流音云淡风轻的开颜一笑:“我说了,我是你男朋友找来帮助你们的,若是这一点小伤都不能帮你治好,那接下来还怎么去对付那个妖物?”

    留下两个怨魂在山洞口守着,剩下的人还有鬼魂都在里面商量该怎么对付花沟村后面的那个妖物。

    “那东西具体是个什么妖怪?”月流音问道。

    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够百战不殆,月流音虽然有这个自信,不认为一个小小的妖物能够在她的手上讨得了好,但也很想知道究竟是哪方的妖怪那么的猖狂。

    桂芬是所有怨魂当中的老大,也是生前在花沟村生活时间最长的人,因此对那个妖物有着一定的了解:“那妖物是一只成精了的花妖,可是我们不知道它具体的原型是什么,花沟漫山遍野的野花都可能是它的原型。”

    原来如此,难怪不得在二月份开头本还是属于寒冬的天气,花沟的野花就开得满山遍野都是,而且还是那么的灿烂。

    想来这漫山遍野的野花都是那只花妖的替身和眼线,花么就是通过这些野花控制着整个花沟山。

    看来那只花妖的道行不浅。

    “桂芬,你昨天夜里杀害王二麻子和毛大柱的时候,为何将他们的尸体挂在那棵梨花树上?”月流音想到昨天晚上那棵梨花树自动的吸收那两人的血肉,原本她还以为是那棵梨花树成精了,现在看来很有可能并不是,而是背后的那只花妖能够操纵花沟所有的花种。

    说到昨天晚上杀害的那两个人,山洞里所有的怨魂都非常的气愤,她们生前都是遭受过王二麻子和毛大柱的摧残。

    桂芬眼中带着赤红色的恨意,口气非常的冰冷:“我就是想让那两个畜生也尝尝我们死之前所受的折磨。”

    “你这话是何意思?”月流音感觉到这里面似乎还有事情。

    桂芬以及其他怨魂身上的怨气都在加速的凝聚,很显然,她月流音问的话问到了她们的身上恨意的源头。

    “花沟村的那些男人,简直就是禽兽不如的畜生,他们比一般的人贩子更加的可恶。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人,是地狱的魔鬼。”

    “他们和那只花妖达成了交易,用刚刚出生的女孩作为给那只花妖的祭品,以及每一个快要死去的女人也送给花妖当祭品,换来花妖对他们的庇护。”

    “若不是最近那只花妖在闭关,我昨天夜里也没办法轻而易举的杀了两个畜生。原本在大师没有来之前,我们计划趁着花妖闭关的时间里,将那些畜生都通通的杀掉,最后哪怕拼得个同归于尽,也要将那只花妖一同的拉入地狱。”

    桂芬说到这里,山洞中的这些怨魂眼中的恨意不曾减少,却又增添上了非常浓郁的悲伤。

    她们大多数都是被拐卖到这里的,被迫和花沟村的男人结合,被迫生下不受她们期待的孩子。

    可是哪怕生下来的孩子,再不受她们的期待,她们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将这个孩子送给花妖当祭品。

    在这里的怨魂很多都亲眼的见到过,自己刚刚生下来的女婴,被花沟村的那些男人们视作不能够传宗接代的废物,甚至不配生长为人,在生下来确定是女娃的下一瞬间,就被活生生的的掩埋在一棵花树的底下。

    女婴的血肉会滋养那些花树的成长,也会给背后的花妖带去能够增添花妖法力的血气。

    除了女婴之外,还有频繁的怀孕生产却不能够得到最基本的呵护的女人们,她们大多都活不了几年的时间,在她们油尽灯枯的时候。

    那些花沟村的男人不会觉得她们可怜,同样也只会认为她们是不能够再给他们传宗接代的废物,那些男人会选择将她们这些废物循环利用,直接将她们挂在随处可见的花树上,活生生的被吸干精气而亡。

    这一切在花沟村太常见了,所以在昨天夜里那些听到了王二麻子和毛大柱的惨叫声赶来的男人们,眼中没有一丝的惊恐,而是平静麻木的习以为常。

    这些人已经习惯的成为那只花妖的奴隶和走狗,为那只花妖源源不断的输送新鲜的人命,哪怕成为花妖祭品的人,是她们的亲生骨肉,是她们曾经压在身下的女人。

    人之所以能被称之为人,是因为人们压制体内的兽性,可花沟村的男人,他们却把他们体内的兽性无限的放大,除了和人一样的外表,他们的心早已经黑的连禽兽都不如,连鬼都觉得可怕。

    来这里不久,虽然已经见识过了花沟村的黑暗,但很幸运的没有体会到黑暗当中,深不见底的绝望的宁之彤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那些人还是人吗?”

    对于答案,没有比那些怨魂更清楚的,是这些怨魂沉浸在回忆和悲伤当中,一个个的都没有回答。

    “那些人早就已经不是人,在选择成为花妖的奴隶那一刻,那些人就已经摒弃了他们人的身份。”月流音冷漠的开口。

    这时,桂芬跟着嘲讽的说道:“现在,那些畜牲也别想得意,原本花沟村的人口起码有四五百人,而现在加在一起也就顶多两百人,究其原因,还不是因为那些畜牲自作自受。”

    “女人生下的孩子,早就从十年前开始,就都是女娃,这就是那些畜牲的报应。早晚有一天,那些男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花沟绝种。”

    报应永远不会来的太晚,每一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现在解决那些畜牲很容易,但最难的是要怎么找到那个花妖的真身。

    不过也不完全是没有办法。

    既然那只花妖可以通过普通的花种吸收血气来进行修炼,那也大可以借普通的花种来追踪她的踪迹。

    重新回到花沟村的村长的房子,这时候村长似乎以为房间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月流音和秀儿就已经睡着了,所以正趴在门边,想要悄声悄息的推开门。

    “村长这是在做什么?梁上君子吗?”月流音似笑非笑的站在院子里。

    村长听着这声音,一下子转过头来看,吃惊的问:“你怎么在外面?”

    “这话问的好笑,脚长在我自己的身上,我自然是想去哪就去哪。”月流音一点也不在乎,现在就和花沟村这些人面兽心的畜生扯开脸皮说话,所以说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客气。

    村长一张满是沟壑的脸上,突然沉了下来,一双浑浊的老眼,凶猛的向山林之中、草木丛边潜伏着的阴冷的毒蛇:“小姐若是没有什么事,晚上最好不要到外面走,我们村里最近不太平,要是一不小心遇到了什么东西,吓到了小姐,那可就是我们村子招待不周了。”

    月流音当然不会当做没有听出他这话中的威胁,唇角微微一扬,笑容慵懒肆意:“是吗?正好我的胆子比较大,也想去见识见识那些危险的东西。要是有什么妖怪之类的,那可就更好了。”

    村长在听到妖怪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顿时一变,整个人显得更加阴森森的:“胆子大的人,那是因为他没遇见让他恐惧的事,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还是不要在晚上说妖怪鬼魅的话,不然到时候那些东西很容易找上门来。”

    “上门了更好,刚才我出去的时候,正好碰见了一位大姐,那位大姐的名字叫做桂芬,跟我聊了很多关于花沟村的事。”

    “听说这里到了晚上就很容易听见女人的哭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花沟村阳气太重,女人太少的缘故,所以要增添一点阴气。我昨天夜里居然睡得太熟,没有听见,可真是可惜了。”月流音笑眯眯的说道。

    村长脸色更加的难看,他的独苗苗就是死在了那些女鬼的手中,他非常的清楚,那些女鬼领头的人就是叫做桂芬,现在哪听得关于那些女鬼的话:“你一个小姑娘没有别的事,就快点回房间休息,明天早上你的饭我会端到门边来,你没事就不要出门。”

    看来这人也是被月流音的话给激怒了,又或者是害怕月流音像宁之彤一样被那些女鬼给救走。

    “村长这话是何意思?难不成村长是想要囚禁我吗?”月流音嘴角的笑容消失。

    “本村长这是为了客人的安全考虑。”

    “好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月流音悠然而笑,目光如炬,“村长以前也就是用你现在这副样子,将你身上扒着的那两个姑娘给骗进你们村子的吧。”

    听到月流音的话,又见她一副努定的样子,村长眼中甚藏着一抹恐惧,手脚不自觉的僵硬了起来:“你在说什么?我身上哪里扒着有人。”

    月流音语笑嫣然:“是我看错了吗?可那两个女孩现在还在村长的身上呆着。她们看起来顶多二十三四的样子,一个穿着一条蓝裙子,一个穿着一件白衬衣,又年轻又漂亮的。村长,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难不成你这段时间就没有感到你的背上发凉,肩膀上很重吗?”

    村长悚然一惊,脑海之中自动的回想起一个月以前,一对来这边旅游的姐妹花,因为在花沟山上迷了路走到了花沟村。

    村长和他那个已经变成了白骨的儿子,贪图这对姐妹花的美貌,用了点小手段,将这对姐妹花给弄上了床,村里的那些单身汉看了自然是不愿意,后来……那对漂亮的姐妹花就成了花妖大人的花粪。

    脑海里面的画面越想越清晰,村长现在都还清楚的记着,那对姐妹花被埋在院子里的那棵桃花树下的时候,那种绝望凄厉满是仇恨的眼神。

    村长越想越心惊胆颤,色厉内荏的喝问:“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来花沟村有什么目的?”

    “村长这么害怕干嘛?是因为做多了亏心事吗?至于我是什么人?大概是没有做过亏心事,不用害怕半夜鬼敲门的普通人,至于我来这里的目的,花都的花开的真美,我当然是来看花的。”月流音笑意盈盈,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天真单纯的漂亮女大学生,最是好骗了,

    若只是平常,月流音说她是来看花的,村长绝对会相信,可是到了此时此刻,村长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看着年轻漂亮的女子,真的就是一个普普通通来看花的人

    村长转瞬之间的想到了,他们背后供奉着的那位花妖身上

    “你是为了花妖大人来的,你是捉妖的大师。”村长自觉猜出了月流音的身份。

    可他哪里知道,月流音那些捉妖大师的老祖宗。

    “花妖大人?可真是够可笑的,一个小小的吃人的妖精,你们却将她奉若神明,你们就不怕天上的神明看了,降下一把天火,让你们粉身碎骨吗?”月流音神色淡淡,说是好笑,可她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笑容

    “什么神明,我们花沟村的人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从来就不信神。若是有神,神不是讲究公平吗?凭什么我们花沟村那么贫穷?连一个普通的女人都不愿意自己嫁进来,还要我们去向那些开价开的比天还高的人贩子去买,或者自己去骗,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老天爷逼的。”村长一脸的愤懑不平。

    像他这样的人永远只会怨天尤人,他怨花沟村太贫穷,也怨没女人资愿嫁给他们,给他们传宗接代。

    可是像村长这样的人却从来不会想,花沟村的贫穷是否是他人造成的,说到底不过是他们固步自封不愿意去打开外面的世界。

    更何况他们这里将生下来的女娃送给妖怪当祭祀,女人为他们传宗接代,却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哪一个傻缺了的女人,敢嫁进来,

    上天或许不公,给每个人的起点不一样,但是上天对努力的人还是公平的。

    踏踏实实的人不能大富大贵,也能平平安安的过了一生,而得隆望蜀、贪得无厌、不求上进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去埋怨上天的不公?

    “你这种不信神,却把妖怪当亲爹亲妈伺候的人,有什么资格得到神明的庇佑。”月流音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个披着人皮壳子,带着一颗畜牲不如的心的人。

    忽然清冷的脸上多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她道:“不过像你这样的蠢货,也是世界少有的稀有品种,看在你太蠢的份上,本尊难得发一次好心,就让你见识见识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生命?”

    她的话一说完,一道九天神雷对着这个村长轰了下来。

    村长在原地怔愣了一瞬间,眼睁睁的看着这道神雷劈在了他的脚下,那种极具威严就是他背后信奉的那位花妖都不一定能够扛得过的神雷,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

    “怎么样?这道雷劈的不错吧!我认为就是准头不太好,不知村长还想不想多见识见识,我保证下一道了一定瞄好了准头再来。”月流音笑得像是菩萨庙中匙何又可亲的笑面菩萨。

    但是菩萨的慈祥是对于真正的人而言,而不是对于这种人面兽心的畜牲。

    “你不要得意,我们花沟村背后都是有花妖大人护着的,你要是敢再多动一下,花妖大人必然将你撕的粉碎。”村长已经完全被吓傻了。

    只能傻呆呆的拿着他们背后的那个花妖来当守护神,以为那只花妖能够跟以前一样护住他们,孰不知那只花妖也是自身难保

    月流音闻言冷漠的笑了,尽显毒舌本能的嘲讽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果然是只长了个人的壳子,没长人的脑子。”

    说罢,也不愿再和这个不长脑子的东西说废话,拍了拍缩小了原型藏在他肩膀上的头发后面的饕餮:“有你的事做了,将这个家伙拉到院子里的那棵桃花树上放着,记得先给他放一点血,让他好好的感受一下他们背后信奉的那位大人是怎么品尝他的祭品的。”

    饕餮作为一个很听话的小弟,听到老大的吩咐后,立马从月流音的肩头跳了下来,变回了他硕大如一座小山堆一样的原型,用那特有的蔑视的眼神瞥了一眼,那个因为他的出现已经吓得快要尿了的半个人类。

    一边拖着这只人类往院子种的那棵桃花树走,饕餮一边回过头对着月流音说道:“老大,这个人类身上有着一只小妖怪的气息,那只妖怪的气息已经将他吞噬的差不多了,这人类顶多就算得上是一只半人半妖。”

    月流音回道:“他早已不是人,你说他是半人半妖还是抬举了他,这人顶多算是背后那只妖怪的奴隶,或者是储备粮。”

    亏这个花沟村的村长还一副自鸣得意的样子,却不知他所供奉着的那位花妖,在他们花沟村无法满足那个花妖的胃口的时候,他们这些花沟村身上已经沾满了那个妖怪气息的人,就是那个妖怪最后的粮食。

    “就是。一个小妖怪的储备粮,居然敢打我老大的主意,要不是老大哪里你还有用,我饕餮非得把你一口吞了。”饕餮一只蹄子一踢,直接将村长踢在了那棵桃花树上挂着。

    村长身上因为沾满了妖怪的气息,本就已经孱弱不堪,哪里受的住饕餮的这一教,直接是五脏六腑俱裂,一口血喷了出来,刚好就落在桃花树上。

    这回和昨天夜里一样,桃花树迅速的吸收了村长喷出来的血液,因此得到了营养的补给,桃花树开始疯狂的生长,不断冒出的新丫直接将村长瓷成了一个刺猬。

    浓郁的血腥味染满了整棵桃花树,粉色的桃花树花瓣被染成了殷红色。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村长从之前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具骷髅白骨,在此之间惨烈的叫声就没有停过。

    毫无意外的,村长的惨叫声又吸引了花沟村里其他的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的惨烈景象让这些人已经望而却步,因此没有一个走出房门向村长这边赶过来。

    同样的他们也错失了最后一次或许能够逃跑或者求得原谅的机会,当然,这个机会本身也就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

    有了村长血气的滋养,桃花树一瞬间又长大长高了几公分,并且树丫上的桃花花瓣开的越发的艳丽,颜色虽已经变回了最初的粉红,但是这份粉红中却透着一股鲜血似的颜色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东西来了。

    与此同时,饕餮叫了一声;“老大,那个小妖怪来了。”

    “不用惊动他,我们刚上去。”月流音出一张顶级的追踪符打在地上。

    院子的地面下,一根普通人看不见的藤条延伸的过来,藤条就像是一个吸嘴怪一样的吸在了桃花树的根底下,很快被桃花树吸收的血肉之气就转移到了藤条之上。

    在所有的血肉之气都被转移后,地面上的桃花树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月流音知道,那东西要走了。

    在和饕餮做了一个追上去的手势后,月流音和饕餮缩地成寸追了上去,

    足足过了十分钟的时间,月流音和饕餮两个停留在花沟一处悬崖边上,说起来这个地方居然和当初那个山魅所在之处相隔不远,反倒是及花沟村隔着一段的距离。

    也正是因为如此,月流音初到花沟村的时候,虽然感觉到了村长那些人身上的古怪,却没有闻到那只花妖的妖气。

    当然,这里面的原因也有花沟村的怨魂太多,怨魂的怨气遮掩了一部分的妖气的原因在。

    想必那只花妖能够容忍那些怨魂的存在,也是打的这个算盘。

    天底下有本事的捉妖大师很多,就凭花妖这种猖狂嚣张,视人命如粪土的行为,若不是有怨魂的怨气作为遮掩,那只花妖早就被收拾了。

    月流音朝着悬崖下看了一眼,这一处悬崖并不高,但是下面荆棘丛生。

    荆棘上面的倒刺,泛着冷光,比普通的还要锋利三分,寻常人若是看了,只会掉头就走,所以根本没有人发现,在这处荆棘丛当中,隐藏着一个做不断害人无数的花妖。

    饕餮嗅了嗅鼻子,道:“老大,这下面有一股很浓郁的妖气,和那个变成了骷髅骨头的人类身上的妖气同出一源。”

    饕餮的鼻子向来很灵敏,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气味,能够瞒得过他的鼻子,所以在到达这里的第一瞬间,饕餮就闻到了那股荆棘丛中铺天盖地而来的妖气。

    “看来那只花妖的原型应该是一只荆藤花,必然隐藏在下面这处荆棘丛中。”月流音在天眼之下,自然也感觉到了这股浓郁的无法隐藏的妖气。

    闻言,饕餮立马自告奋勇:“老大,我去把那只花妖给你捉上来。”做完之后,整只凶兽都有些跃跃欲试。

    月流音对此微微一笑:“哪用得着那么麻烦?”

    木怕火,月流音的在空间中可还带着一个属于火的大杀器。

    只见火儿从芥子空间中跳了出来,经过前段时间的修行,火儿现在看上去已经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少年。

    眉宇之间和月流音有着三四分的相似,一张圆圆的包子脸,和月流音最为相似的淡然而清冷的丹凤眼,再配上他火红色的头发,等他长大了之后,绝对是一个风靡万千美少女的大杀手。

    所以长成了大美人和还未长成的小美人站在一起,两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对颜值逆天的姐弟。

    “月姐姐,有火儿在,火儿来收拾那个妖怪。”火儿眼中亮晶晶的看着月流音。

    火儿这段时间一直在芥子空间内修行,月流音的芥子空间里的灵气是现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处地方灵气的几十倍,对于修行有这么大的好处。

    但是修行的时间久了,像火儿这样耐不住寂寞的性子,早就已经想要大干一架了。

    月流音揉揉火儿毛茸茸的火红色头发,温和的笑道:“去吧,稍微留一点余地。”

    火儿明白他家月姐姐的意思,总不能让那只妖怪一下子就被烧死了,那样太过干脆,总是要让她尝尝花沟村那些怨魂这几十年来的痛楚,让那些冤魂能够在这个花妖身上真正的大仇得报。

    火儿身子一展,凌空飘浮在这片荆棘丛的上空,口中熊熊燃烧的涅盘火喷出。

    涅盘火之下,下面的荆棘丛很快的燃烧了起来,其中不时的发出几声或微弱或强烈的惨叫声,或者求饶声。

    这些声音应该都是那只花妖的子弟孙发出来的,而那只花妖也快要被逼出来了。

    “啊……”伴随着一声剧烈的惨叫,一团被涅盘火包裹的影子,从荆棘丛中跑了出来。

    从涅盘火中,依稀可以看得到,里面是一朵已经被燃烧出了原形的荆藤花,枝叶花朵都已经被烧得蜷缩了起来。

    在花蕊的中间,有一张似人非人,似花非花的二不像的脸,这张脸上口出人言:“求大师饶命,求大师饶命……”

    月流音笑得分外的温柔:“被火烧的滋味不错吧,现在来求饶干什么?就这么一点痛苦,及得上那些被你吸食了血肉精气而亡的怨魂感受到的痛苦吗?你且放心,我不会要了你的命,你的命应该由她们来收。”

    说完,月流音袖手一招,被涅盘火包裹着的花妖跟在她们的后面,转眼之间又回到了花沟村。

    花沟村现在安静得连一丝鸟叫声都没有,肉眼可见的情况之下,花沟村周边的那些野花不再像之前的那么灿烂,显得枯萎了不少。

    那只花妖现在被困在涅盘火之中,压根动弹不得,为了不被烧得神魂俱灭,花妖必须得吸取她的势力范围内所有花种的精气。

    顶多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花沟上下所有的野花都会在一瞬间枯萎,这些野花曾经得到过花妖的馈赠,成为那只花妖的眼线,几乎每一朵野花都沾染了那只花妖的妖气,就和花沟村里的那些人一样,只要花妖一死,他们都逃不过。

    片刻之中,月流音带着饕餮和火儿走到了后山那个隐秘的洞穴,所有的怨魂以及冉文林和宁之彤都在这里等着。

    同样等在这里的还有花沟村中有幸没有被催残而亡的女子,她们很多人的身体都已经衰败到了极点,但即使是撑着已经衰败了的身体,她们的脸上也是格外的兴奋,兴奋的探着头,看着外面,等着月流音什么时候能够带着她们最大的仇人回来。

    下一秒,只见她们的眼前出现了三道人影,而为首的正是月流音。

    “答应你们的事我做到了,这里面的就是那只花妖。”月流音示意火儿收回花妖身上的涅盘火。

    涅盘火对于花妖来说是很大的危害,同样对于这些怨魂来说,危害也不小。

    怨魂本就属于阴物,再加上不管怎么说她们身上都沾染杀孽,一旦靠近了涅盘火,她们也会被烧的神魂俱灭。

    花妖身上的涅盘火被收回,花妖已经被烧得距离神魂俱灭,只差最后一步,那张似人非人,是花非花的丑脸已经吐不出一丝求饶的话。

    所有的怨魂,包括那些普通的女人都围了上去,看着眼前这个虚弱得仿佛下一秒就会彻底从世上消失的花妖,原来这就是害得他们落到如今这个地步的罪魁祸首。

    花妖被这些怨魂包围着,口中吐不出任何求饶的话,心中却是无比的恐惧,甚至于觉得自己刚才在被涅盘火燃烧的时候,就不该去奋力的抵抗,当时被直接的烧死也好过,现在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怨魂们心中的愤怒和恨意,达到了最高的临界点,她们没有任何思索的扑了上去,最直接的用牙齿去啃去咬,说什么也要让这只花妖四分五裂,神魂俱灭。

    在足足过了半个时辰的发泄后,所有的怨魂都停了下来,被她们围绕在中心的那只花妖已经是被咬的支离破碎,下一瞬间便彻底的灰飞烟灭。

    就在同一刻,花沟山上的所有野花瞬间的枯萎,同样死亡的还有花沟村里的那些男人。

    那些男人瞪大了眼,眼睁睁的看着身上的生命力一点一点的消失,时间在他们身上,似乎加速了好几百倍,从身强力壮的青年到布满了皱纹黑斑的老年,仅仅只需要了半分钟的时间。

    在死亡的最后一刻,不知道这些人是否为他们曾经做过的错事后悔过。

    不过世上没有后悔药来卖,走错了路,不能及时回头,就要想得到有一天,会为承担后果所需付出怎样的代价。

    花沟村从花沟山上彻底的消失,所有的怨魂散去了,她们身上最后的一丝怨气,而那些身体衰败,濒临绝境的女人也一个个的蹲坐在地上抱头痛哭,她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终于等到了大仇得报、重见光明的一天。

    “你们该走了,重新去投胎吧!来生愿你们有一个平安顺遂的一生。”这是属于玄门老祖的祝福,今生的苦难已过,来生的幸福将就在眼前。

    这时候,桂芬突然说道:“我想回去看看。”

    其他的怨魂虽不曾说同样的话,可从她们的眼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盼望。

    “那就回去看看,不过你们投胎的时间不能耽误,所以你们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之后,我会打开通往阴间的门,你们必须在这一个小时之内回来,不然你们将会永远失去转世轮回的机会。”月流音手上出现了一堆的顶级符篆,“你们各拿一张符,这张符可以用最快的时间将你们带到你们最渴望见着的人身边。”

    这些怨魂排着队,一个个沉默的从月的手上取回了一张符。

    怨魂一个接一个的散去,了却在尘世中的最后一丝杂念,才能够真正做到心无旁骛的去迎接自己的新生。

    一个小时过后,所有的怨魂都如约归来,她们的脸上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有高兴,有悲伤,有痛苦,有失落,但有一点都是同样的,那就是释然。

    通往阴间的通道打开,月流音的两个老熟人,黑白无常从通道中走了出来。

    黑白无常对着月流音恭敬的行了个礼:“黑白无常,拜见老祖。”

    月流音微微一抬手,指着身旁站着的那些魂魄说道:“这些女人在生前都是可怜人,黄泉路上让他们走得轻松些。”

    “黑白无常明白。”

    这时候,从后山下面的花沟村上招来了一个又一个的魂魄,这些个魂魄就是花沟村那些为虎作伥的男人们的。

    黑白无常拿着他们手上的勾魂索,朝着月流音这边看了一眼,只见她的脸上面无表情,甚至还带着几分冰冷。

    黑白无常心中对此有了打算,手上的勾魂索毫不留情,甚至更加狠辣的将飘上来的那些魂魄全部锁在了一起:“你们这些花沟村的人听着,你们作恶不端,伤人性命,现在跟我们到地府问罪。”

    那些灵魂刚刚脱离了身体,记忆不是那么的完整,可是对于像黑白无常这样的阴差却有着发自内心的恐惧,一个个颤抖的,压根儿不敢多说一句话,让他们对面的那些女鬼看了,心中分外的解气。

    黑白无常带着这些鬼魂走向了通往阴间的通道,花沟村所有的事情落幕。

    月流音给那些剩下来的饱受伤害的女人,每人都赠送了一粒丹药,这粒丹药会修复她们体内的损伤,可是她们心中的伤害,只能让时间去平复,又或者一辈子都无法痊愈。

    耽搁了近两天的时间,月流音重新回到了相隔只有十几里远的剧组取景的那个小山村。

    月流音在这段时间里用了替身,所以剧组的人都没发现她的离开。

    只有裴媛媛觉得她的月姐姐从帮她们救到的那个男人,去警察局报了警之后回来,就一直非常的沉默寡言,和以前有些不对劲。

    所以在月流音的真身回来后,裴媛媛比以前还要粘人贴心,就像是跟在她身后的小尾巴。

    然而在花沟村的事情结束之后,京城有一个人了解到花沟村从天而降,降下来了一道天火,将整个村子都烧的一点灰烬都不剩的消息后,阴狠的说了一句:“没用的废材,亏我将它点化成妖,居然这么快就被月流音给收拾了。”

    《救赎》的拍摄还在继续,通过花沟村的那一遭,月流音对《救赎》的女主人公招娣这个人物的形象又有了新的理解,接下来的拍摄也越来越顺利,属于她的戏基本上都是一条过,偶尔有耽搁一下的,也全都是出自于和她对戏的人。

    所以也就导致了《救赎》剧组的所有演员,更加的努力勤奋起来,就害怕和月流音对戏的时候,形成太过鲜明的演技对比,那时候放在大荧幕上可就难看了。

    在他们这边拍戏的同时,他们所在的这个小山村属于的江宁市,发生了一件大事。

    这件大事对于普通人来讲,甚至听都没听到一点的风声,因为这件,但是主要是针对玄门中人而言。

    江宁市不算是一个太繁华的城市,但这里是有名的风景之都,这里有着很多被开发了的或者没被开发的风景区,是很多的摄影爱好者,流连忘返之地,所以每一天江宁市来来往往的人都有很多。

    这一天,一个长相白嫩可爱,眉宇之间甚至还带着一点稚气,偏偏却板着脸佯装成熟的男孩出现在了江宁市的郊区。

    这个男孩看上去绝对不超过二十岁,甚至有绝大的可能是一个未成年,但他走在郊区的路上速度非常的快,是常人肉眼能看得清的情况下最快的速度。

    很快这个男子就来到了衣着看上去很普通,风景也只能算得上是一般的一座山下。

    这座山有一个不太吉利的名,叫做无回山,也是因为这两个名字,再加上这里的风光不算太好,所以并未得到开发,来这里的人也不是很多。

    可是就在前不久,国际上一群赫赫有名的盗墓匪徒全部都很实在了山脚下,这件事很快惊动了有关部门,在有关部门的调查之下,居然发现无回声中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墓穴。

    若只是因为这个墓穴还引不来这么多的人,可是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风声,这座墓穴居然是千年前玄门历史上,那位被万千人敬仰崇拜的玄凰门开山立派的老祖的墓穴。

    这个消息一出,简直是让玄门主流的三门九重门,净莲门,崇章门以及四大家封家,羊家,伍家,董家其其震动,每一个大势力都派出了一位长老和一位年轻的得意弟子赶往无回山。

    在这么大的动静下,特殊不能也不能置之不理,在特殊部门的部长谢希的带领之下,一群特殊部门的成员也向这边赶来。

    而之前那个年轻可爱的男孩子,走的方向也正是无回山这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传奇之超级法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叶飞张雨桐刘婷〕〔王者归来洛天〕〔重征娱乐圈:季先〕〔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万古主宰〕〔嗜血霸爱:爵少你〕〔兵王隐花都秦风〕〔西游之白莲妖圣〕〔明朝败家子〕〔长生归来当奶爸〕〔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