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app刚刚更新: 〔重生之创业时代〕〔快穿:我只想死〕〔末世幼稚园攻略〕〔万界大妖〕〔万界至尊大媒人〕〔技能生成器〕〔龙血神帝〕〔幕后〕〔重生之都市天尊〕〔祖宗归来〕〔龙都兵王〕〔重返十七岁〕〔萌爹驾到〕〔穿越之大唐极品太〕〔龙影战神〕〔奥运天王〕〔大叔,轻轻吻〕〔无敌幸运帝〕〔天庭紧急电话〕〔午夜阴阳车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娱乐圈之老祖驾到 第5章 曾曾曾曾曾徒孙
    晚上7点半,月流音提前了半小时到《枭雄》的饭局。

    她进去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来了,导演林牧也在。

    一看是月流音走进来,林牧眼前一亮,对其他人笑道:“我们的女2号来了。”

    包厢里坐着的所有人都向月流音看来,这一眼着实是惊艳了他们的目光。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作为编剧的清河最爱古文,曾经读过《庄子逍遥游》,就是看了里面这段描写,突发灵感,在《枭雄》中加了华倾城这么个人物,本以为此等美人只可能存在于书中。

    但在此刻,月流音的出现,就像是华倾城从书里面走了出来。

    编剧这才明白为何导演林牧力排众议邀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来担当华倾城的这个重任,别的不说,就这容貌气质,哪怕就是当一个花瓶,也绝对会燃爆《枭雄》。

    “大家好,我是月流音,很高兴认识大家。”月流音在林牧的示意下在他下手第二个的位置坐下,然后语笑翩然的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

    长得美声音还这么好听,这样的女子就是连女人都难以嫉妒,更何况枭雄本就是一部以男子天下之争为主的电影,在场坐着的也就只有女一号和女3号两个女子。

    月流音两边坐着的就是女一号孙亦婧和女3号方鸢。

    孙亦婧看起来温和可亲,是那种非常典型的古典美人的长相,整个人给人的气质也就像是从古画中走出来的那般,是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美女。

    而方鸢则恰恰相反,方鸢容貌艳丽,妩媚妖娆,身段婀娜多姿,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尤物。

    再加上出尘绝世的月流音,《枭雄》这部电影别的不说,就她三人的颜绝对都会让人花上几十元买上一张电影票。

    孙亦婧和方鸢都是性格比较好的女子,也很健谈,言谈之间也没有流露出对月流音绝色倾城的容貌的嫉妒,两人眼中反而是欣赏更多,月流音坐下来没多久,就和她们两人聊了起来,女子之间的话题不外乎就是衣服首饰,还有娱乐圈中最新的八卦。

    月流音睡了足足上千年,外面的事都不知道,娱乐圈中的新闻也仅仅是这半个月在外行走的时候听说过一二,远远比不上孙亦婧和方鸢说的,一时之间,对这些八卦还真就起了几分兴趣。

    《枭雄》的剧组就目前来看,都没有那种喜欢出幺蛾子的人,简简单单的一个饭局很快就结束了。

    男一号宴安清首先提出告辞,走后没多久,其他的人也就散了,因为第二天就要入剧组拍戏,若不然方鸢还打算带着月流音去帝盛酒店的地下酒吧好好的逛上一圈。

    《枭雄》剧组的人一般都安排在帝盛酒店的14楼,除了后来的月流音之外,只有宴安清也住在13楼,据说是宴安清自己选择的,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别有原因,整个13楼只有他们两人,也就是说若不是月流音突然出现,13楼就只有宴安清一个人。

    月流音回去的时候,恰好就看见了比较香艳的一幕,一个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子在敲影帝的门,不一会儿门就开了,是宴安清亲自开的门,此刻的影帝宴安清看起来不像在刚才饭局上那样的温文尔雅,反而是多了一丝痞气,两人谈笑了几句,宴安清就让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进去了。

    月流音倚在门边看了会儿,她看的东西是旁人看不到的,比如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其实不是人,而是披了一层人皮的画皮鬼,另外还有宴安清让画皮鬼进去后,他的房间就起了一层结界,而这种结界只有玄门中人才会。

    之前在饭局上,月流音就注意到了宴安清与其他人的不同,玄门中人多数之间彼此都有感应,月流音是玄门老祖,说起来像宴安清这种嫡传子弟,还算得上是她的曾曾曾曾曾……徒孙。

    所以说,当老祖的怎么能见死不救,宴安清那小家伙可是低估了画皮鬼的功力。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月流音一脚踹开了门。

    人还没进去,就看见一个飞来的不明物,砰的一声撞向了墙面。

    “谁叫你进来的,立马出去。”温文尔雅的宴影帝此刻有些气急败坏,可仔细看他的眼眸,里面更多的是担心。

    宴安清在住进帝盛酒店的时候,就感觉到了13楼不对劲,所以才会让人将自己住的房间安排在13楼,并且用的术法,让其他住进来的人忽视掉13楼,如此才会让每日里人进人出,从不会留下一个空房间的帝盛酒店整整腾出了一层楼来。

    月流音没理会他的话,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画皮鬼:“你这张脸皮可不怎么样,看起来你们画皮鬼的眼光也是越来越退步了。”

    画皮鬼呆在原地没动,警惕的盯着月流音,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很危险的气息,作为一只活了几百年的画皮鬼,最基本的看人的本事还有。

    “你是什么人?闲事少管。”

    月流音笑道:“我可不是来管闲事的,家中小辈遇上了麻烦,我这个当老祖宗的总不能坐视不理?”

    她旁边躺着的宴安清一瞬间瞪大了眼,有些不了解眼前的情况,更觉得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老祖宗是什么意思?没听错吧。

    画皮鬼有些退缩,可是一双阴森森的鬼眼看向宴安清,又不甘心,这种灵气充足的血肉若是吃了,绝对能够让她的功力大增。

    “眼睛不要乱瞟,不然小心老祖我戳瞎你的眼。”月流音轻飘飘的说道,语气之中暗含着绝对的威严。

    画皮鬼忍不住心中的恐惧往后退了一步,这一下让她恼怒起来,再怎么说她也是一只活了几百年的画皮鬼,怎么能够被一个人威胁,“小姑娘,闲事少管,不然我就拔了你的皮,这么美丽的脸皮可真是世间罕见。”

    画皮鬼越看月流音的这张脸,心中的贪欲和迷恋越甚。

    这时,躺在地上的宴安清看出了画皮鬼眼中的蠢蠢欲动,强忍着被鬼气侵蚀的疼痛站了起来:“画皮鬼,休想在我面前再伤人命,劝你乖乖的束手就擒,否则我定要让你魂飞魄散。”

    看着站在她面前将她保护在后面的宴安清,月流音伸手扒了他一下,“徒孙子,到本座后面站着去,这只画皮鬼,你还不是对手。”

    宴安清身体不受控制的走到了月流音的后面,眼中不由大惊,看上她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些疑惑。

    画皮鬼再也无法忍受宴安清身上的血肉,以及月流音这身表皮对他的吸引,仰天大吼了一声,周边的黑气浓郁的几乎要凝聚成实体。

    “把你们的血肉和脸皮留下来,我可以让你们死得轻松一些。”

    这时候画皮鬼已经褪去不属于她的那层脸皮,只余下一个骷髅,阴森森的眼睛就像两个黑洞,让人悚然而立。

    月流音不为所动,反而是轻笑了一声:“果然是长得太不堪入目,才会四处去找张脸来做掩饰,画皮鬼,300年来,你伤人性命,罪恶滔天,本座饶你不得。”

    一道金光从月流音手上射出,眨眼之间,黑气退去,骷髅尽数洇灭。

    宴安清不敢置信的眨眨眼,这就完了。

    “小徒孙,还不快叫一声老祖宗来听。”

    宴安清回过神,对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比他还要年轻的女子,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嘴巴张了张,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老祖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传奇之超级法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叶飞张雨桐刘婷〕〔王者归来洛天〕〔重征娱乐圈:季先〕〔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万古主宰〕〔嗜血霸爱:爵少你〕〔兵王隐花都秦风〕〔西游之白莲妖圣〕〔明朝败家子〕〔长生归来当奶爸〕〔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